《歸去》

(歸去)之四十
 
魂斷心飄渺
告別奈何橋
他朝塵緣盡
再來喝碗湯
 
黃泉裡,「往生路」上,一直向前走,會經過一條河,名叫「忘川」。


「忘川」上,有一條橋,名叫「奈何」,是通向「往行輪」的入口。
眾魂正在列隊走過「奈何橋」,他們的表情神態不一:
有欣喜的、無奈的、抑鬱的、處之泰然的、呼天搶地的…
「我生前為善為惡參半,所以被安排走向這中層的奈何橋吧…」
他心想。
終於輪到他了。
「你是孟婆?」
孟婆點了點頭:
「你來錯了!」
「怎會來錯的?」


「因為你未死!」
「未死卻為甚會到這裡來了?」
「因為你要喝湯!」
「『孟婆湯』?」
孟婆點了點頭,遞上一碗湯給他:
「這就喝吧!」
他發現碗裡的湯只得一半:
「為甚麼排列在我之前的人,所喝的湯是滿滿的一碗,而我的這碗,只得一半?」
「因為他們死了,便要喝上滿滿的一碗,再去投胎;
而你未死,喝下半碗,便可回去!」


他但覺自己有所得著:
「喝下這半碗湯,便是為了要我忘掉在這裡所洞悉的一切?」
「剛好相反,是要你忘掉你假死前的一些事情!」
「為甚麼?」
「因為要確保你能活下去!」
「婆婆的意思是,要是我記得某些事情,就不能活下去了!」
孟婆點了點頭,忽然她的手中多了一粒東西;
孟婆將那粒東西混入湯中。
「這是甚麼?」
「這是黃蓮,專供啞子服的!」
「為甚麼我要服?」
「因為服了之後,在一段時間內,你會變成啞子,也是為你好的!」
「為甚麼我要變成啞子?」
「因為你說話太多…
你看看你身後,尚在幾多亡魂列隊趕往投胎?」


他往身後看去,情況果如孟婆所說:
有的看來目光呆滯,有的正在唏噓長嘆,有的看來蠢蠢欲動…
更多的,看來極不耐煩!
他將「孟婆湯」接過,正在猶豫…
「還不喝,要不要婆子在這半碗湯上再添加一些甚麼?」
他馬上一口氣將半碗「孟婆湯」喝下…
***
他清醒過來了,彷如做了大夢一場…
怎地,夢境竟是如此的真切?
腰間這才傳來了一陣劇痛,環顧四周,自己正卡在一棵樹的樹枝之上。
這樹枝看來再承受不起自己的重量,忽然折斷了…
下面是無底的深淵,他便要跌將下去!
他顧不了腰間傳來的劇痛,乃盡用全力,翻了一個後空翻,向身後那小小的山洞翻去!
好在,成功,還死不了!
但他已經昏死過去。


再度醒來,一隻便有半個人大的鵰鳥卻於躺臥在地上的自己的面前,一面拍翼,一面呼叫!
牠看來正在跟自己溝通吧!
然而他不懂得鳥語,只好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
那鵰鳥看來倒是看得懂這個手勢的:
牠卻拍翼飛走了。
他努力地坐起身來,環望四周,好在仍在天光,洞裡的情況仍然清楚可見。
他注視到,山洞內牆壁的一角,就坐著一具白森森的骷髏骨。
他想爬過去看過究竟,只是力不從心。
於是他打坐療傷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的腰間的疼痛稍為被鎮壓下去;
他稍為有能力,便爬行到那具骷髏骨前看過究竟!
骷髏骨前,有兩部經書,他拿出其中一本來看:
封面寫住《御女心經》,他翻開第一頁:
「天下女子,皆不可信,欲得其心,先取其身!
取其身者,先自強自身;


吾盡一生綿力,廣集御女之法,汝既有緣習之,誓必御女無數!
教那良家婦女,風塵女子,盡等汝胯下來往,不亦樂乎?
余不敢留名於青史,但求余在黃泉之下,能收下汝這名陽間的徒弟徒孫!
凡練《御女心經》者,見經三拜,余於黃泉之下,佑汝練成!」
看到這裡,他狂笑了,只是笑中帶淚。
這些說話盡往他的心中衝擊去…
只是他甚麼都記不起了,便是連自己的名字叫白無涯都記不起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