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一
 
一天復一天,白無涯自第五天回復了指力,便往山洞裡的璧上刻上一個「正」字為記;
白無涯如此每一天在璧上劃上一劃,璧上的「正」字已有十八個,表示白無涯正好在山洞裡逗留了九十天。
每一天,那鵰鳥總會來回這山洞好十幾次,每一次總會口含著一些食物前來。
這些食物,起初時包括一些昆蟲和水果;
後來那鵰鳥見白無涯不吃昆蟲,為白無涯帶來的食物,則以水果為主…
也試過為白無涯帶來燒餅的,只是這燒餅看來要找來不易,白無涯只是吃過三次。


白無涯認為,這鵰鳥肯定是神禽,起初時叫牠一聲「神鵰」,牠居然點了點頭…
後來第一次稱牠作「鵰兄」時,牠更點頭不絕…
自此,白無涯以「鵰兄」稱呼牠,則不在話下…
只是,白無涯能說出「鵰兄」兩個字,於他來說,倒是十分困難的…
從第一次自那夢驚醒過來,他已失了聲:
他認為自己不是先天的啞巴,只是那夢作怪!
那「神鵰」和「鵰兄」二字,他竭盡全力地道出,發出來的聲音倒是自己能聽得見的,亦跟自己所能發出的乾笑聲無異,近乎「啞音」!
好在,便是「啞音」都好,鵰兄都能聽得見!
白無涯最愛下雨天,他就可以走到那山洞前斷枝的盡頭洗澡和張大開口來喝水…
只是鵰兄看來並沒有這種興緻,只躲避在這小山洞中。


鵰兄是白無涯的唯一朋友,白無涯總會留意牠的一舉一動,以至去設想牠的一切。
首先,白無涯認為,鵰兄應該極其長壽,大概也是那一堆白骷髏的朋友…
這一堆白骷髏看來死去已久,應該至少也有好幾十年,甚至一百年…
這樣推算下去,鵰兄便是已活過一百年,亦不稀奇!
鵰兄很奇怪,每次見白無涯翻開那兩本經書來看,便點頭表示鼓勵,然後靜候於一旁。
白無涯要是打坐練氣時,牠亦不作打擾。
但到白無涯起身試練招式時,牠則飛來飛去,共白無涯試招來著。
鵰兄不能與自己相比,因為牠尚不能運起半點內力;
白無涯當然亦沒有運上半點內力去跟鵰兄試招…
只是,於鵰兄的飛騰躍跳的攻守間,白無涯隱隱地領會出一套極其上乘的輕功心法。


兩年後,等到白無涯將這套已漸趨完滿的輕功身法,一一在鵰兄面前試練時,鵰兄一再點頭!
白無涯以其啞音將「鵰舞九天」一字一字地頓出時,鵰兄竟一再搖頭…
白無涯一再思量著,以四個單字將「鳳舞九天」頓出時,鵰兄卻點頭不絕!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