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二
 
回說白無涯那腰間的傷勢,經過了這三年,每天自然而然地修煉,他那「與生俱來」,知其法門卻再記不起名字的「梅蔡扣玉」…
再加上亦共煉了那兩本經書的內功,已經完全根治。
那兩本經書,一本名叫《御女心經》,一本名叫《九陰白骨爪》。
那《御女心經》的練氣法門,尤其是對他那腰間的傷勢最有益處。
一開始修煉這兩本經書時,白無涯已依照經書的指示,向兩本經書拜了三拜。
每一朝起來,每一夜睡覺,白無涯亦向那堆早已被他埋藏在地下的骷髏骨的位置,拜三拜算是請安,並以師父二字在心中向那堆理藏在地下的骷髏骨作出稱呼。


「師父」這兩個字,對白無涯來說,一點也不陌生,白無涯相信,自己的一身武功,亦必然有師父傳授與自己…
只是自己的師父是誰?
白無涯便是搔破後腦,亦想不起來!
白無涯並不是完全失憶的,他的記憶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闖進一間客棧,偷了那客人的銀両,然後那客人驚醒過來,自己則發足狂奔…
往後的一切,再沒法記得起來了!
但他倒還算是個樂觀的人,正如那自重生過來的夢的啟示,白無涯相信,適當的時候,自己倒會將所有的事情全記得起來的!
他甚至相信,自己的聲線,總有一天能回復過來!
怎說都好,白無涯相信,自己是從那山崖上掉進來的:
正好被「再生」時那樹枝剛剛卡住,否則自己早已一命嗚呼了!
那自己為甚麼會掉進這山崖呢?


根據那「再生夢」的啟示,自己要喝下半碗孟婆湯,倒是因為要令自己忘掉一些甚麼的,自己才能活下去!
這樣說來,自己肯定有一些極不愉快的往事,以至一些不堪回首的記憶!
說不定就是因為那些往事,那段記憶,令自己輕生,從山崖上跳下來!
果真如此,白無涯已向自己發誓,沒有任何東西能比能活下去更重要;
要是往後回復了記憶,而回憶有幾不堪都好,自己都絕不會再輕生!
又或者,自己是被人從山崖上推下來的,亦未可知!
只是,自己的那一身本事,也算是一名武林高手吧!
可想而知,能將自己推下山崖來的,也是武林高手一名,武功尤在自己之上!
又或者,對方只是卑鄙小人一名,自己一個不小心才會中了對方的暗算!
要找出答案,唯一的做法,就是要離開這個山洞,與及等候自己的記憶恢復。


至於記憶幾時才能恢復,白無涯倒是完全沒有把握的!
但至低限度,一定要離開這個山洞…
白無涯不想餘生就在這山洞中虛渡過,最終跟「師父」一樣,成為一堆白骨。
雖然他並不孤獨,尚有鵰兄這名朋友!
再說,只要能離開這個山洞,便是尚未能恢復記憶,只要自己謹慎小心地明查暗訪,總有辦法能找尋出自己的身世來著…
到那時…
到那時再算吧!
從那裡來,往那裡返!
白無涯原先的做法,便是要從那畢直的硬石天然打造成的峭璧中,攀登回山崖上。
只是一直看上去,都是石璧無異,亦不見有任何如這山洞中凹陷去的位置作中轉點!
便是自己展開那如璧虎游牆的輕功,配以幾下半空中飛騰而上的身法,亦絕沒有可能能一口氣支持到那不知有多高的山崖上!
白無涯都試過了,結果卻在他一口氣盡將未盡時折回這山洞中。
隨著白無涯的《九陰白骨瓜》越煉越深,白無涯大約能將十隻手指嵌入石璧中…
但每一下皆要運上內力,白無涯已練得能一口氣左右手各自發勁不下於二十下,但相對於那山頂上的距離,仍然是望塵莫及!
力盡前,白無涯則沿著那些嵌入山璧上的指洞,再度折回。


後來白無涯改變了方針,不向上登,卻往下攀…
因為,即使下面離地的距離仍然很遠很高,隨著先前的十個手指洞而往,再開發一些新的手指洞…
在力盡前再攀回山洞。
如此,跟地面的距離會變得越來越近!
要是有幸能找到一個著腳處,最好是另一個山洞,那就遷移居住到那裡,然後由那裡再開始,那就更理想!
這方法白無涯已用上三個月有多了,不能再往下攀時,在比較近的距離,他先將那些指洞深化,好使自己再往下攀時,一開始時不費任何內力,已能將那些指洞牢牢抓住!
如是者,又過了三個月,白無涯相信,再過三個月不夠,自己便能抵達至那谷底!
只是,鵰兄看來連牠自己都知道,牠將不會久活於世上!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