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三
 
這一天,白無涯如常地,便要沿崖而下,從而在最近地面的的峭璧上,添加一些手指洞。
要是換著平時,這個時候,鵰兄早就來了,為自己帶來水果蔬菜…
還未來,白無涯十分擔心:
鵰兄的身體狀況,已經一天不如一天了,白無涯最清楚!
白無涯亦試過很多次,為鵰兄輸送內力,讓牠看過一點…
鵰兄看來倒是十分受用的!


只是,這辦法看來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鵰兄的身子,仍然每況愈下,一天不比一天!
啾鳴間,鵰兄來了,口含著一個燒餅!
這對白無涯來說,是最豐盛的一餐:
第五次有燒餅吃!
鵰兄示意白無涯先將燒餅吃下,白無涯只好從命!
燒餅吃完了,鵰兄引嗓長鳴,白無涯感受到鵰兄心中的悲傷…
白無涯便要以雙掌貼到鵰兄的背上向牠輸出真氣療傷,然而鵰兄卻搖了搖頭,卻飛遠了!
忽然鵰兄施展出「鳳舞九天」來,只是速度已大不如前,白無涯一個飛身,已將鵰兄牢牢抓住。
「鵰兄!」


白無涯坐在地上,將鵰兄緊緊環抱,以其「啞音」說出。
然後白無涯低頭來看鵰兄,正好一滴眼淚滴在鵰兄的嘴尖上;
但見鵰兄的雙眼眼角,亦滾著淚水…
白無涯悲慟不已,抱住鵰兄痛哭起來!
良久,哭聲這才止住,白無涯再來看鵰兄,鵰兄看來正在向著自己微笑。
忽然,鵰兄擺脫了白無涯的擁抱,步到牆角處,啄住地上白無涯的一堆衣服鞋襪…
白無涯早已習成以內力來驅寒,更習慣了赤身露體,衣服穿上與不穿上,對他來說,已不重要!
只是,鵰兄既然示意,白無涯亦只好將衣服鞋襪穿上…
鵰兄忽然又走到那兩本經書之前,白無涯這才跟上,將那兩本經書一一翻開,鵰兄仍然不停地搖頭。
白無涯大約明白了鵰兄的意思,於是將那兩本經書繫在腰帶內,鵰兄點頭不絕。


是離開的時候吧!
白無涯往那埋藏著白骨的位置,伏身拜了八個響頭,鵰兄竟亦模仿白無涯的動作。
白無涯心中雪亮,因為這問題,白無涯亦在心中盤旋住:
鵰兄已經時日無多,看來即將不能再為自己帶來食物;
鵰兄一旦死去,看來自己尚未夠時間於那峭璧上,挖出足夠的手指洞抵達地面,卻早已餓死於山洞中。
本來,白無涯是本著跟時間競賽的,卻料不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其實,尚有一個方法,白無涯一早就想到:
只要鵰兄肯跟自己配合,自己是可以離開這個山洞的!
只是,這方法白無涯尚未有十足的把握;
要是不成功,自己肯定是死定了,鵰兄恐怕亦要陪葬!
看來這方法鵰兄亦早已想到,只是不到最後關頭,鵰兄寧願白無涯逐步向下而攀,決不會用上!
白無涯沿著手指洞而下,在峭壁上一直爬向最近地面的手指洞前的位置。
鵰兄則在山洞前伸頸向下望,等到白無涯攀到那手指洞盡處前,這才拍翼飛起。
鵰兄飛近白無涯,白無涯一個後空翻,在半空中鵰兄的背上一點,然後再飛身到峭璧前,抵達到剛才那指洞大約十來丈以下的位置,施展其「九陰白骨爪」,將十指嵌在峭壁上。
白無涯如此重覆了十來次,鵰兄的身上甩脫了愈來愈多的羽毛,亦愈來愈接近墮進地面,皆在危急間再度拍翼飛上,但看來便要支持不住。


終於離地面看來只有五丈餘,白無涯一個飛身,卻將鵰兄緊抱於懷,於半空間提氣,共鵰兄安然著地!
鵰兄在白無涯的懷裡,像是向白無涯微笑,遂漸地,卻沒了氣息。
白無涯痛哭,大叫:
「鵰兄,鵰兄!」
一下子,白無涯尚未意識到,自己已回復了聲線!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