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四
 
白無涯抑天長嘯,悲慟不已。
良久,這才平復過來,或笑或哭,竟跟緊抱在懷中鵰兄的屍首說話。
忽然一陣寒風襲來,白無涯運起內力,往鵰兄的身子送暖…
鵰兄的屍首只存微溫,白無涯只好脫去自身的上衣,將鵰兄包裹住,放置在山崖之前,一連叩了九十九個響頭,叩得血流披面;
一直長跪著,等到日落黃昏過去,天色轉黑,這才將鵰兄的屍首,以其「九陰白骨爪」,在地上挖了一個深深的洞,長埋於山崖前…
「鵰兄,暫時就將你屈就在這裡,他日我必會將你埋葬在師父身旁,好使你們有個照應!」


白無涯這才站起身來,抬頭估量那便是在日間亦看不到的山洞位置,尋思如何能登上的方法。
暫時,白無涯想到的,是更綿長的內力,更上乘的輕功…
又或者,是很長很長的繩索,很多很多把的斧頭…
然而這些事情,卻不急於一時,鵰兄泉下有知,亦會鼓勵自己先去查明自己的身世吧…
於是白無涯將這個地方,定名為「生死崖」,「生死崖」上的那個山洞,則定名為「重生洞」;
唏噓了好一會兒,白無涯在心中跟鵰兄和師父作最後的道別,便發足狂奔,沒有再回頭,兩行男兒淚隨著狂奔中灑下。
一路前往,攀山越水,白無涯終於找到那燈火闌珊處;
經過村莊,及至市集,這一帶對白無涯來說,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步入那市集中的窮僻陋巷,那裡有好一些乞丐和流浪漢,或倚牆而坐,或索性躺身地上;
從他們的外觀看來,披頭散髮,鬍鬚及胸,看上去便跟自己無異…


白無涯自然而然地,便要在一處無人在的牆前倚坐下來;
心想,物以類聚,本當如此!
但想深一層,這麼一坐下去,只怕會消磨了自己的意志,卻何時才能找出自己的身世來?
再想想,有了銀両才好辦事,反正從前的自己豈不只不過是偷雞摸狗的小賊一名?
那就找户大户人家,偷他十來二十両,反正對他們來說,亦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自己低調行事,不驚動任何人就好!
想到這裡,雖覺不妥,仍然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白無涯經過民居,逐漸進入華厦豪宅的集中地,選了最為起眼的一所豪宅,飛身而入,但見尚有人把守巡邏;
稍為隱身,伺機而動,並沒有驚動任何人,比自己想像中還容易得多!
經過庭院,及至主人房,白無涯推敲了一下,沒多久就找到銀両和銀票的所在,正好亦沒有人在這邊廂…


這裡的銀両看來至少也有好幾百両,銀票更是滿滿的,一叠叠的五十両和一百両。
白無涯只拿了一張一百両和一張五十両的銀票,繫在腰間;
再找來一塊小布來包裹著十餘廿両白銀。
隨即又換了一身稱身的衣服鞋襪,將原先的一身裝扮,找個包袱繫在身上,便要離開!
忽然,廂房裡傳來一聲男子的慘叫聲,白無涯禁不住好奇,將紙窗挖穿個紙洞,引頭去看個究竟!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