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五
 
房裡燈火通明,白無涯但見一名赤條條的男子正躺臥在大床上,一動也不動的,看來已失去知覺;
另一名赤條條的女子則騎乘在他的身上,看來正以一招「佛座蓮花」共他交歡,這時卻驚呼起來…
大床上則另有三名赤裸的女子圍坐著,一臉誠惶誠恐!
白無涯馬上推門而入,好在門沒上鎖,不費半點工夫!
四名赤身露體的女子但見有一名披頭散髮,鬍鬚核突,瘋子也似的男子衝身進入,盡皆驚惶失措,大叫起來。
白無涯向他們作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飛身上大床,三名女子自然而然地讓開;


另一名剛才騎乘在那男子身上的女子,卻擋住在那男子身前,白無涯將她推開。
白無涯不由分說,將床上那名赤裸男子的上半身扶起,打坐在他的面前,以左手來探他的右手脈門,同時伸出右掌貼至他的心窩。
四女見白無涯看來只是向老爺子施救來著,都停止了呼叫,只是憂慮之情,皆盡呈於顏色。
那男子漸漸甦醒過來,但覺心窩處傳來一股暖流,十分受用;
張開雙眼來看,眼前的人不修邊幅,偏偏一身白色的衣服卻整齊潔亮,看來並不是傳說中濟世為懷的濟公,但肯定是一名往自己打救來著的神仙,乃說了句:
「多謝神仙打救!」
這時候,正好劉總管接報,主人房內傳來驚呼聲,乃率幾名家丁前來,叫他們守在房門前等候,自己卻探頭進來:
「老爺子無羔?」
老爺子非但無羔,更氣若洪鐘:
「汝等速速退下!」


劉總管但見床上多了一名陌生的男子,正感奇怪;
只是老爺子的說話就更加奇怪了…
然而作為下人,老爺子沒事就好,乃唯唯諾諾,將大門掩上離開。
老爺子忽然拜倒在床上的白無涯面前:
「多謝神仙打救!」
白無涯馬上將老爺子扶起:
「我不是神仙!」
這時候,剛才騎乘在老爺子身上的那名女子,已拉起被角來掩住身體:
「閣下是不是神仙都好,小女子十分感謝閣下救活了小女子的丈夫!」
說著便向白無涯拜倒。


「好說,好說!」
白無涯正想將她扶起,但覺男女授授不親,而且對方剛才更赤身露體…
一時無語,白無涯這才暗自往這五人打量去:
那老爺子看來一點也不老,看來只比自己大出十年,三十來歲左右,五官輪廓分明,氣宇軒昂,可謂美男子一名。
那跟自己說話的女子,看來年將三十,皓齒蛾眉,身材玲瓏浮突,便如一朵盛放在最美麗時刻的赤薔薇。
另外的三名女子,看來都皆在十三四歲左右,猶如含蕾未發的河蓮,含羞待放,這時皆將身子縮成蝦米也似,卻以雙手來掩住自己的一雙微乳。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