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六
 
「老兄,在下可不是甚麽神仙,只是尋常的盜賊一名,但見貴府好不宏偉,乃碰碰運氣偷摸進來,果然偷取了好一些銀両和銀票…
正好碰上老兄你中了那『馬上風』,這才施以援手來救,現在老兄既已無恙,在下亦正好告辭!」
白無涯乃站到床邊,向老爺子揖手作別!
老爺子先是一愕,隨即哈哈大笑:
「那有賊子會作賊認賊的,閣下不是神仙,卻是誰來著?」
說著連忙穿回衣服,又吩咐四女馬上將衣服穿上:


「小人剛才忙著辦事,卻出了岔子,好在神仙前來打救…
先不說有失遠迎,我們赤身露體於仙家跟前,實在不敬,還望仙家寬恕!」
白無涯自腰間掏出那兩張銀票,又將繫於身上的包袱解開,將那些銀両放置在床上,這才嘆了口氣:
「這些便是在下在貴府上偷取了的銀両和銀票,証據確鑿,可見在下並不是甚麼神仙,卻是如假包換的盜賊一名!
這些銀両和銀票,請恕在下不打算歸還了…」
那三名稚女一邊在床邊穿回衣服,一邊越看越覺有趣,乃互望而微笑。
老爺子的夫人的衣服才穿上一半,卻探頭到床前來看這些銀両和銀票,認得出這些銀票果然是發自老爺子時常惠顧的「百寶錢莊」,乃眼珠靈動,心中卻在盤算…
老爺子卻哈哈大笑:
「便是神仙下凡,仍不免隨俗,要帶點銀両來旁旁身…
仙家料事如神,早已洞悉天機,往小人打救來著…


卻是來早了,自然會順便先拿去小人的一點點銀票和銀両…
如果閣下不是神仙,卻是尋常盜賊,又豈會只拿取一兩張銀票?
那裡的銀票沒有一千張,也有好幾百!」
白無涯沒得好氣:
「在下都說自己不是神仙了,老兄不信,在下亦沒有辦法…
只是在下這便要告辭了,很多謝老爺子的銀両!」
「仙家神龍見首不見尾,小人亦不好將仙家留住…
只是仙家老爺子前老爺子後的,豈不折煞了小人?
在下西門吹波,仙家直呼小人的名字就好!」
「西門吹波?


這名字有點奇怪…」
老爺子點了點頭:
「吾父營商之前,曾是秀才一名,只可惜始終未能考取到功名,這才繼承父業…
只是,吾父的文采倒還不賴,自吾母十月懷胎,吾父日盼夜盼,乃盼望小人出世…
那一種心情,便如心湖之上,有一些微風來吹,一圈一圈地擴大,終於佔據著整個心湖…」
白無涯點了點頭:
「這叫漣漪,那為何不索性將老爺子…
不,將閣下改名為漣漪?」
「仙家果然高見!
只是在下出世,卻是男兒之身,這西門漣漪的名字,卻嫌未免太也娘娘腔…」
白無涯點了點頭:
「也說得是,那為何不叫作西門吹水?」
「這問題,吾父的同塾也有來問,吾父解說道:
『波者,水之皮也;
漣漪,卻是風來吹波!』」


白無涯但覺西門吹波這名字,西門吹波的乃父解說得似通不通,更嫌畫蛇添足,難怪西門吹波的乃父卻始終考取不到功名!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