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七
 
「仙家既要離開,小人亦不敢稍作挽留…
只是仙家既已下凡,卻不知能否將那凡間的名字告知在下?」
西門吹波說著,便要拜倒在地,白無涯馬上將他扶起:
「都說我並不是甚麼神仙,至於我的名字,倒是連自己都記不起來!」
白無涯雖然尚有一些十二歲前的記憶,卻只是一幕一幕的,零碎不全的片段,至於他自己的名字,卻是怎樣也記不起來。
於是白無涯由自己給卡住於峭壁上山洞前的樹枝上說起;


遇上了鵰兄,在山洞裡修煉了三年,及後由鵰兄協助自己離開山洞,與及最後親自將鵰兄埋葬,都告訴了西門吹波。
至於發現了那一堆骷髏骨,與及修煉了那兩本經書的環節,卻沒有告訴他…
西門吹波聽得嘖嘖稱奇:
「仙家果然是從天而降的神仙!
只不過仙家卻一時間失卻了法力,這情況亦屬平常!
正所謂『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白無涯要不是尚有一些殘留的童年回憶,只怕還真的以為自己是那從天而降的神仙;
考慮了一下,還是不要將那段零碎的童年回憶對西門吹波說好。
「這樣看來,那鵰兄應當是跟隨仙家下凡的神禽…
那鵰兄死了,仙家這才得以重生…


依小人推算,仙家卻是那鳳凰仙子:
正所謂『鳳凰投火,火裡重生』。
仙家流落入凡間,這『投火』的意思,卻不是真的投進火海,反而可以理解為拯救凡人於那水深火熱當中!
剛才在下五內如焚,便是仙家出手來打救在下,由此可見一斑!
依在下看,仙家一身白色的打扮,理應是那『白鳳仙』無誤!」
白無涯越來越覺得西門吹波跟他的乃父一般,說話盡是顛三倒四,似是而非,牽強非常,更狗屁不通!
只是那個名字,尤其是那個白字,自己倒有十分的親切感:
「依閣下這樣說來,我以後便叫做白鳳仙吧!」
忽然想到自己的一身白色打扮,卻是從西門吹波的家中偷來的,乃忍不住笑。
西門吹波但見白鳳仙正捋鬚而笑,看來對自己能將他的名字推測出來,極為滿意,乃說:


「正所謂『天機不可洩』,以後在下便以鳳仙兄來稱呼仙家!」
白鳳仙點了點頭:
「既然『天機不可洩』,我們以平輩相稱便可;
只是我的年齡看來不比你大,看來你稱呼我作鳳仙弟比較適合!」
「鳳仙弟既然如此說,吹波兄自當欣然從命!」
西門吹波清了清喉嚨,回頭向身後包括其髮妻在內的四女說:
「汝等今日所見的『神仙下凡』一事,決不能告訴別人…
這位鳳仙弟正是吾的摯友,剛巧探望在下這位朋友來著…」
四女皆唯唯喏喏地答應了。
西門吹波隨即打蛇隨棍上:
「鳳仙弟,大哥尚有一事,希望得到賢弟的幫忙!」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