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八
 
「吹波兄但說無妨,要是有用得著鳳仙的地方,鳳仙自當竭力而為!」
西門吹波嘆了口氣:
「既然都是兄弟,為兄亦不作隱瞞了…
說來慚愧,為兄共夫人成婚已有八九年了,尚未能為西門家誕下一子半女;
正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為兄的爹娘已早來催促…
為兄共夫人四處尋訪,請教過許多大夫,求神拜佛,便是那些江湖術士,亦明查暗訪過不少,仍然無效,始終膝下不得兒女!


乃父奉勸為兄討多個老婆進門,以續香燈;
只是為兄跟夫人卻是真心的相愛,但願一夫一妻,白頭偕老:
為兄的心,可鑑日月,絕容不下別的女子!
然而為兄已答應乃父,要是結婚十年期滿,仍然無後;
則為兄要添個老婆一事,亦不得再拖延!」
「賢兄家財萬貫,便要討多少個老婆都可!
然而卻從一而終,這種夫妻間的情愛,真是難得,可謂『只羨鴛鴦不羨仙』!」
「仙家卻來取笑為兄了!」
「我們既已稱兄道弟,為弟是不是神仙都好,這些『仙家』,『神仙』等的字眼,吾兄休得再提!」
「吾弟說得極是!」


「請恕兄弟直言,賢兄既然一心一意地向住嫂子,何以大床之上,卻多出三名女子?
看來賢兄剛才尚跟他們共同行樂…」
「這個賢弟卻有所不知了!
但凡天下男子,便是於那心中的情愛,只忠於一人;
然而那天生的雄性慾念,卻跟狗公無異,總想能肏得多些女子…
為兄將這些感覺都完全地告訴令嫂,嫂子則笑說『男兒鳩在四方』,本無不妥,更鼓勵為兄無妨外出尋花問柳去…」
「等等,賢兄既然不願再討老婆,要是外出尋花問柳的話,最終難免往別的女子肏去,卻有甚麼不同?」
西門吹波點了點頭:
「這當中的差別,當真是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要知道男子要是宿娼呷妓,那只是一種金錢的交易,一旦完成,則互不拖欠…


要是再討多一名老婆回家,作為男子,則難免多一份丈夫的責任,尚且要分薄心間對髮妻的情愛…」
白鳳仙忽然有感而發:
「據兄弟所知,有一種男子,心間的情愛無限,可以同時愛上很多很多名的女子!」
「這種人,一就是無情,一就是多情;
若不是皇帝,便是情聖…
是情聖的話,其所傷害女子的心者,無人能出其右!」
白鳳仙聽得西門吹波如此說,乃深深地嘆了口氣,終於點了點頭!
「為兄不是皇帝,亦不是情聖,只不過是尋常的男子一名!
只是為兄亦不願外出嫖娼,因為實在過不了自己,內心有一種背叛了令嫂子的感覺…」
「那就克制住這種男子狗公的天性吧!
畢竟人跟畜牲不同!」
「為兄亦如此想,只是夫人認為,男子若是克制住這些狗公也似的天性,反而會活得不自在,於是夫人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願聞其詳!」
「這方法最簡單不過,便是招徠一些肯以銀両來將身作一次過交易的女子回府,然後讓夫人一起旁觀以至參與!」
「這方法可行?」


「自然,為兄在夫人的面前跟別的女子作樂,再沒有背叛了夫人的感覺…
而這些女子侍奉為兄的同時,亦會遵從為兄的吩咐,好好地去侍奉夫人…
至於為兄便要抵達那極樂的境界,射出那些瓊液時,亦可抽出來射進夫人的體內,那就不會錯過讓夫人成孕的機會!」
白鳳仙正思量著,一時間卻無語。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