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十九
 
白鳳仙良久才說:
「吾兄於是越來越沉迷此道,竟要同時招徠三女?」
「實情卻非如此…
為兄最近採納了某道士所說,吾若欲生兒育女,便要肏於未經人道的女子,採陰補陽,卻忍而不發,以補先天的不足!
一連肏於三名處子,再御吾妻,以至射入,則吾妻成孕在望,更可一索得男!」
白鳳仙點了點頭:


「此間的三名稚女,吾兄卻是如何招徠?」
「皆是由『蘭香閣』某鴇母代為兄選來的,由為兄破瓜後,才正式開工接客!
為兄便是要來問吾弟,卻不知此法可行不可行?」
「於吾所識,的而且確,是有採陰補陽之術…
此法煉至極處,非但能添陽益氣,強身增精,更延年益壽,返老還童…
只是此法於未經人道的處子而言,尤其陰損,絕不可妄而為之!
行此法時,更要輔以吐納的法門,其間若是一個掌握得不好,非但無益,而且遺害終生!」
白鳳仙頓了一頓:
「吾兄若肯棄用此法,為弟卻有一套陰陽同修的法門;
吾兄夫婦二人同修,必然相得益彰,共登極樂的同時,於那生兒育女的環節,亦多了幾分把握!」


「為兄四處尋訪,但求育得—兒半女;
賢弟這就將這套陰陽同修的法門告知為兄,其他的為兄自當一切遵從!」
西門吹波說著,雙手作揖。
白鳳仙輕捋其鬚,點了點頭:
「自古以來,男共女情投意合,由心共識情愛,以至魚水交歡,繁殖後代,是為人的天職,最為自然不過…
然而要往那繁殖後代處著手,尤其欲一索得男,為弟以下所說的,賢兄一定要格外留神聽著,決不能掉以輕心!」
西門吹波唯唯諾諾。
說到這裡,白鳳仙但見西門吹波的髮妻似要迴避,其實卻更全神貫注地來聆聽,乃走近大床前:
「這亦並不是甚麼秘密事,床第的事宜最適宜在床上說,我們六人一起共坐在床上說就好!」
白鳳仙隨即背身向床而面對西門吹波,西門吹波明白他的意思,馬上吩咐在被底下赤裸著身子的三名稚女將衣服穿上。


才一會兒,白鳳仙脫下鞋襪,打坐在大床的中央,其餘五人將他圍坐在一塊:
西門吹波兩夫婦,男左女右地圍坐在白鳳仙的面前;
其餘三名稚女,則圍坐在白鳳仙的身後。
「欲生男,必先選時;
選時者,應選單歲雙月,與及雙歲單月,其上半個月內,是為時機,要先作好計算!
又欲生男者,當以女方兩次月事來潮的中間期的三五天內,盡情交歡,則成孕以至懷有男胎的機會,皆自然而然地相應提升!
男的一方,則要在這時候之前禁慾,以提昇瓊液裡能生下男孩的可能性;
欲生女者,則交歡間隔不受此限…
欲生男者,男的一方,應盡量多吃蔬菜水果;
若只大魚大肉,或不拘飲食,則誕下女兒的機會會比較高!
另外,女方如能達至那房事上的高潮,則能誕下男孩的機會亦會比較高!」
說到這裡,白鳳仙向西門吹波兩夫婦看去,只見他倆對視了一下,卻一起將頭垂低。
一時間,白鳳仙便如在黑暗裡找到一盞油燈,自心間明亮起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