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五
 
西門吹波說:
「小潔、小珊,你們都脫去衣服,一起來侍奉夫人!」
「諾!」
小潔和小珊皆異口同聲答應。
二女脫得一絲不掛,侍在西門吹波夫人的兩旁,但見白鳳仙靠在小韻背後,左右手從後繞前,各握住搓住小韻的一邊乳房;
小韻則仰首迎上白鳳仙的深吻,配合得越來越好。


西門吹波夫婦二人則有意仿效:
西門吹波這時已垂頭投向其夫人的兩片桃唇。
西門吹波的雙手則一般地從後繞前托住其夫人的一雙乳房:
只能從乳底去托,卻不能完全掌握,因為其夫人的一雙豪乳,肉肥脂厚,絕非只在發育期的小韻可比!
西門吹波便如置身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之中,他的雙手卻來掌舵住其夫人給弄得左搖右盪,彈上跳落,顛簸浮動的一雙豪乳去…
卻那裡能分身「吹波」?
乃吩咐其夫人兩旁的小潔和小珊說:
「吃!」
這才自然而然地將其夫人的一雙乳房反掌心地各向左右外推…
二女答應了,一邊豪乳軟綿綿坦蕩蕩地呈現在自己面前,皆不自覺地一起以前額來磨;


磨了好一會,這才各自以兩隻小手將一邊豪乳完全圍握住,便如嬰兒吃奶般,盡往那如「中原一點紅」,一曇小小的乳暈正中小得紅豆也似的乳頭吸吮去…
西門吹波的夫人二奶一嘴,皆同時受到刺激,春情溢發,乃呻吟起來,終於引來面前倚在小韻背後,雙手把弄其乳,四唇交接,嘴裡舌頭交纏,津液生春的白鳳仙的注意。
白鳳仙忽然在床上站起身來,將衣服完全脫下,說了一聲:
「獻醜了!」
「啊!」
「嘩!」
「啊唷!」
「相公,你看!」
「賢弟好一條淫棍!」
以上是白鳳仙的的陽物呈現在他們面前,小潔、小珊、小韻、西門吹波夫人和西門吹波的回應。


小韻「啊唷」一聲後,不期然地左右手皆握住拳頭,然後一個拳頭壓上一個拳頭往上比,只怕自己便是有三個拳頭,尚未能將白鳳仙的那陽物完全沒入拳中握住;
其濶度更絕非她的拇指可以在握住它時,拇指指尖可以抵達到另外四指的任何一個指尖…
「貽笑各位了!」
「賢弟天生異物,為兄好生響往!」
「夠用就好!」
白鳳仙卻嘆了口氣。
忽然有一些情愛的感覺,在白鳳仙的心間冒起…
只是,已忘情的他,但覺遙不可及!
情愛遙不可及,便如春風幾曾在心間吹拂過,卻再也抓不住:
便連絲絲入扣的記憶,亦盪然無存!
只有無限的流失,流失在心間…
心間更有無限的失落,俯視自己的陽物,卻隆隆鼓起!
曾經在心間住著的女子是誰?
此刻卻在何方?
是戀愛過?


是相愛過?
亦相信過?
能永共聚?
前事沒法再追…
別後仍然承認我去愛過一生中只得你…
值得我愛!
亦值得我記!
難令我再到你身邊找你…
在那魚水之歡以外,再沒有其他!
只好肏去!
再沒有其他…
(現代的說法,只宜用英語:
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