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六
 
小韻凝望住眼前的龐然巨物,一時間竟不知所措。
但聽西門吹波說:
「何妨先品其簫?」
「此簫巨大至此,卻如何入口?」
小韻憂心之情,盡形於色。
「品簫之道,既能深品,亦可淺嘗,賢弟說是不是?」


白鳳仙點了點頭:
「乃有『含、吹、㖭、吮、嗦』之法,是為五字真言,淺嘗深品,皆可為之!」
「賢弟何妨授與內人,好教為兄終生受用?」
「為弟自當依從,夫人正好替賢兄品簫,即場實習!」
西門吹波點了點頭:
「如此甚好,小潔小珊正好亦解除束縛,輪流實習!」
小潔小珊都答應了,共西門吹波一起脫去衣服…
「為兄的一根陽物,只此而已,真是貽笑賢弟…」
西門吹波垂頭喪氣,凝望住自己勃起得一半的那話兒說。
「賢兄毋用妄自菲薄,此陽物的大小,正好適中;


如能修來床功,則盡可御得天下女子於胯前…
要知道這床第事宜上,最講求配合;
為弟的那話兒是過大了,反而不美!」
「賢弟才是過謙,那話兒過長的話,尚可著量來用,卻沒過大之理:
雖知那婦人之私洞,極具伸張的能耐,孩子尚可在那裡而出!」
「為弟說不過賢兄,且讓嫂子用平常慣用的品簫法,來替賢兄品簫去,看看為弟可不可稍為撥正一下!」
「賢弟這便向嫂子賜教,不必過…
啊!」
那「謙」字尚未說出,西門吹波夫人已將西門吹波的陽物沒入口中…
「夫人應當由慢入快,先外而內…」


白鳳仙說到這裡,小韻卻仿效西門吹波夫人,盡張開口來將白鳳仙的陽物引進,只沒入大約三分之一,再難進分毫!
「『深喉功』是有的,卻要經過長期練習,日積月累,方可練成,豈可妄為之!」
白鳳仙乃將其陽物拔出,西門吹波亦將其陽物自夫人的口裡拔出來;
白鳳仙這才將那「含、吹、㖭、吮、嗦」的五字真言,由最基層處說起…
如是者,小韻、小潔、小珊或輪流或一起往白鳳仙的陽物試練去;
西門吹波夫人則以其夫的一根陽物來一一仿效,不知不覺間已過了兩個時辰…
雞啼傳來,天便漸光;
西門吹波夫人穿上衣服,往外吩咐總管備來早飯;
再脫下衣服練了半個時辰,回應了老媽子的敲門,由得老媽子離開,這才將門外地上的早飯接過,同時裸著身子的小韻小潔小珊三人,則從旁協助。
早飯吃得七七八八,白鳳仙向眾女說:
「那『舌道』的環節,你們都掌握得不錯;
賢兄亦相當於我,能做到忍而不發;
我們這就往那魚水交歡試練去,卻著重於那比較容易『一索得男』的體位…」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