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七
 
白鳳仙雖如此說,卻手嘴並用,在小韻身上,先施展一番前戲:
於那「摸、揉、拈、探、扣」,與及「含、吹、㖭、吮、嗦」的每一個細節,皆親身示範,並一一作詳細的解說。
西門吹波則在床上,白鳳仙的身旁,一邊觀摩,一邊共其夫人試練來著;
遇上不明白處,或者不能全然掌握的地方,皆一一提問,白鳳仙則循序漸進,一一解答。
西門吹夫人則本著學習的心情,然而此時此刻卻被其夫施功到自己的身上,乃逐漸忘我,免不了變成享樂的成分居多…
再加上親眼看見白鳳仙那虎背熊腰,肌肉賁張的胴體;


他的陽物要是握在手中的話,只怕足有二握又大半…
她不期然地看得又驚又喜,更被其夫剛學來的本事弄得呻吟不絕,淫液長流…
白鳳仙眼見小韻被自己弄得呻吟不絕,淫水橫飛;
剛剛更被自己以雙指往她的私處不絕地內彎成扣而抖動,以至陰精暴射,便如射尿一般,卻是《御女心經》裡所說的「潮吹」境界;
正好射到剛才靠頭來看,凝目注視的西門吹波的臉上!
西門吹波以為小韻給弄得尿了,便要避開;
白鳳仙卻解說這是女子的陰精,喝下非但無害,反而有益…
西門吹波這才醒覺,乃張口迎上小韻再射出的「潮液」,喝下了一些,卻留一些在口,以餵給自己的夫人吃。
白鳳仙眼見小韻的身子尚在痙攣著,看來再支持不住,乃抱起她躺臥在床沿,叫她稍作休息一會;
小韻的三魂六魄剛自陰間給搗得散了,此刻卻逍遙於九天之外,乃微微點頭…


白鳳仙索性吩咐小潔跟小珊一起並躺在自己的兩旁,如前般手口並用,施展到他們的身上!
約一盞茶時分,他們皆被白鳳仙弄得呻吟不絕,只是白鳳仙這次卻沒有將他們推上那「潮吹」的境界!
小韻這時卻已回魂歸來,春心一戚一戚的,禁不住自己向白鳳仙品簫來著:
珍而惜之地如吃冰糖葫蘆,卻將白鳳仙剛才所說的「含、吹、㖭、吮、嗦」的五字口技,盡忘於九霄雲外。
又過了一會兒,白鳳仙但見時機成熟,正好持陽入閘,乃說:
「為弟便要施展一式『駐馬扳鞍』:
此式女子平躺,將雙腳抬起並屈膝於前;
男子則以跪姿而往,盡入而射…
賢兄照著為之就好,此式容易令女子成孕,且較易『一索得男』!
為弟則仍憋住,因為一來尚要留力去示範往後的招式;


二來為弟亦不願令他們成孕,這個賢兄倒毋用理會!」
「為兄理會得,這倒辛苦賢弟了!」
白鳳仙點了點頭:
「你們三個,誰願跟我先作示範?」
三女皆點頭如搗蒜,白鳳仙一時間不知何去何從。
「那就由他們去猜『包、剪、石』,勝出者首先被你肏去!」
西門吹波建議。
(毋庸置疑,剛Google過,猜「包剪石」,自漢朝已有;
至於《御女心經》,哈,只怕已經失傳…)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