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八
 
結果小韻共小潔的兩個「包」,包住了小珊的一頭「石」;
小韻的一把「剪」,卻剪掉了小潔的一個「包」:
小韻勝出!
白鳳仙「駐馬扳鞍」起來,將心比作伯樂,發覺小韻果如所料,乃「千里馬」一匹無疑,跟他匹配無間,愈策愈順,轉眼間看來已奔騰於百里之外…
其內璧的璧肉,凹凸細緻,厚薄得宜;
一路頂上,內肌賁張緊收,且極具吸吮的能耐,乃《御女心經》裡所描述過的,傳說中可遇不可求的「名器」!


於是白鳳仙更上一層樓,將《御女心經》的一些口訣心法,都一一演將起來:
 
九淺一深,疑幻似真!
深淺深淺,身歷其險!
三三不盡,六六無窮!
斜裡插秧,相得益彰!
內搗成圈,千里嬋娟!
九深一淺,化夷為險!
 
但見小韻:


 
秀眉深鎖,倩目半閉;
吹氣若蘭,苦苦呻吟;
頸筋盡現,左右搖頭;
乳白極震,乳頭激突;
腰枝盤旋,股間迎合;
雙腳盡張,腳趾極撮…
 
白鳳仙便是修得《御女心經》,亦抵擋不住,便要一洩如注…
好在《御女心經》裡尚有「冰心訣」這一法門!


馬上運上,沒多久小韻卻噴射「潮液」,其內肌卻同時作出無限的收縮;
白鳳仙已運滿了功力來頂,頂住了小韻那層而漸進,一浪強似一浪的內肌痙攣…
經過三四十下的震動以後,小韻的內肌痙攣方才停止;
白鳳仙這才將陽物拔出,忽然小韻的陰精一柱擎天,射上樓頂…
連綿不絕,好一會兒,這才停了…
期間卻如天女散花,淫雨纏綿,自眾人的頭頂一再洒下!
天降甘露,西門吹波共其夫人乃相迎對飲互吻。
小韻卻已昏死過去,白鳳仙只好自她的兩邊太陽穴,傳來一些真氣,將她逐漸喚醒!
「愛郎!」
「不礙事嗎?」
「還可以…」
「你這就休息一下!」
小韻輕輕點頭稱是,白鳳仙將枕頭墊在她的頸下,亦將被子替她蓋上。
「看來賢兄尚未能共夫人抵達!」
「只怪賢弟剛才幹得太精彩,都將為兄和令嫂子吸引過去,反而不能專注於共事中!」


白鳳仙點了點頭:
「看來為弟只好施展其他比較容易成孕,以至『一索得男』的法門,希望賢兄這次能功得完滿!」
「這次為兄共令嫂子一定會專心來練,絕不會有負賢弟的一番苦心!
只是賢弟這次卻要二選誰去?
要不要他們先猜『包剪石』?
「不用了,為弟與他們共練便可!」
「賢弟果然好生厲害,絕非常人可比!」
「為弟只不過初出矛蘆,卻一再獻醜於賢兄和令嫂子面前,賢兄和令嫂子不要見笑才好!」
西門吹波微笑,乃向其夫人點了點頭;
其夫人亦點頭微笑了。
「令嫂有話兒要跟賢弟說!」
西門吹波夫人乃掩住其沙煲蓋大似的一雙豪乳,向白鳳仙作了個揖。
白鳳仙誠惶誠恐:
「嫂子但說無妨!」
「叔子便要射出瓊液時,何妨往嫂子的嘴裡採去?


令兄已告訴奴家,叔子這處男的瓊液於奴家來說,極有裨益;
吞服於嘴裡,亦不算亂了敦倫!」
西門夫人一邊說,卻將頭垂得低低的…
白鳳仙本來就對西門吹波夫人的言談舉止,以至其豐盛欲滴的胴體極其響往…
此刻但聽她如此說,他那已微軟了的陽物卻一舉至極,乃雙手作揖:
「恭敬不如從命!」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