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五十九
 
白鳳仙吩咐小潔和小珊分別置身於他的面前兩旁:
小潔平躺,在腰間墊上枕頭,以提高臀部,雙腳盡張,左右手各握住自己左右的各五隻腳趾…
小珊則趴在床上,雙腳分開,臀部翹高,手掌和膝蓋則貼床成貓臥勢…
白鳳仙則分別以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進他們的陰户內,內扣成彎,以撩動他們的春情。
在小潔小珊面前橫列著的西門吹波和其夫人,則西門吹波夫人在下,西門吹波在上,首尾倒置…
西門吹波夫人正替其相公品簫,西門吹波則正好以雙手的拇指和食指將其夫人的陰唇輕張,卻往她的花蕊舔去…


眾人所置身的木床是西門吹波新近找來工匹特製而成的;
面積只怕近乎尋常木床的四倍,乃取特別堅硬的木材打造而成;
蚊帳來不及打造,則不在話下。
但聽二女浪叫不絕,其音鏗鏘,媲美琴琵共奏,中間卻夾雜著白鳳仙的解說:
「為弟往後從小潔和小珊身上向賢兄示範來著的,皆是最尋常不過的體位;
賢兄如要記住,是為『囫圇太極』,『推車進寶』;
看似簡單,賢兄卻不可錯過當中的任何細節,方能令嫂子成孕,一索得男!」
「賢弟這便忙去,為兄共夫人自會仔細揣摩!」
白鳳仙點了點頭,二話不說,乃向小潔提陽入户;
小潔這時的陰户早被白鳳仙弄得潤液長流,一下子竟已容納得白鳳仙的陽物參半!


白鳳仙乃極力向前搗,才能再進絲毫,卻將小潔頂得完滿…
小潔但覺自己便是再世為人,亦從未如此風流快活過…
白鳳仙如此又抽插了百餘下,便要抵達至小潔那極樂的高潮,偏偏這時的白鳳仙卻將他的陽物拔出!
西門吹波夫人但見但聽小潔被白鳳仙抽插得死去活來,自己的丈夫亦仿效其法,往自己的內裡狂搗來著,乃身心嚮往,漸入極樂的境界!
偏偏白鳳仙這時卻轉換了對象,改向趴著的小珊抽插去…
一時間自己跟相公只好亦作出配合,改變了他們共事來著的姿勢…
但覺五內如焚,好生難受!
小珊的浪穴卻被白鳳仙迫將出較小潔深入得多的內容,白鳳仙已向小珊深搗了!
小珊心似懸空,內肌卻有所得著,春情溢發,魂魄已抽離,欲生亦欲死,高潮不斷,但求了結,亦望延續…
有感及此,但覺此生已不枉了:


人生在世,來怱怱,去亦怱怱,但求共歡於魚水之間,這才實在:
想不到小珊小小的年紀,卻有見及此!
「算了,算吧!」
白鳳仙的心如此跟自己訴說,這才再抽插了二百來下,打算自己的第一次,如無意外,乃可抽出來射向西門吹波夫人的嘴裡,亦算美好,足夠日後懷緬!
那知道,小韻忽然動身起來,卻將小珊推開!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