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
 
「官人,我要!」
小韻更將白鳳仙推倒,將自己的陰户對準白鳳仙的陽物,屈膝坐上。
白鳳仙吃吃笑著,卻由得她而不去阻止;
始終三名稚女當中,小韻最令他上心!
「小韻休得胡鬧,搞亂鳳仙向我共夫人說教!」
西門吹波輕斥。


小韻才乘坐了十餘下,興緻勃勃間,只好停住了;
乃輕咬下唇乞憐地向白鳳仙望去,一臉不捨之情油然而生,正要站直身子離開…
白鳳仙我見猶憐,卻點了點頭,以雙手環抱住小韻那特幼特長的腰枝,示意不讓她離開…
「小韻此刻所施展的騎乘勢,是為『佛座蓮花』,正好是另一種容易成孕,且能一索得男的體位…
賢兄毋庸置疑,共賢嫂跟為弟和小韻一起共練去就好!」
「依賢弟看,難道三女當中,卻以小韻獨具慧根?」
「慧根人人都有,分別在與生俱來的天資,與及後天的培育開發…」
西門吹波點了點頭:
「天資有限的話,原怪不了誰!
為兄共賢弟相比,可見一斑!」


「賢兄毋用妄自菲薄,以至執迷不悟;
需知賢兄共賢嫂相親相愛,本來就羡煞旁人…
你們兩口子只要堅守心間的情愛,且多來共事愚弟今天所授之法,必能續後…」
「為兄從來沒有懷疑過賢弟的…」
說到這裡,西門吹波夫人正好將西門吹波推倒…
「說話」二字吐出時,其夫人正好騎乘到西門吹波的身上…
躺在床上,凝望著一時間只把自己的陽物沒入陰户,卻暫時停止了户間吞吐的動作的小韻的那張凝住了且帶傾慕、且具深情、並著挑釁的微笑的臉…
白鳳仙一時間看得癡了…
乃由心說出:
「小韻看來是『三好』女子!」


西門吹波夫人雖已將西門吹波的陽物乘坐在其中;
但見小韻猶未動,自己亦不好先策動…
乃回應白鳳仙說:
「甚麼是『三好』女子?」
「依嫂子說呢?」
西門吹波夫人想了一會:
「莫非是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白鳳仙點了點頭:
「小韻看來亦具此『三好』,只是叔子所說,卻是床事上的『三好』!」
西門吹波夫人啐了一口:
「叔子就是不正經!」
「嫂子休得見外,我們都赤身相向了,豈不卻是正正經經地共研床事之法門?」
西門吹波夫人將頭垂低,看見西門吹波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情。
連忙以雙手抱住他的面龎哄他,西門吹波的臉上這才凝聚住一個微笑。
「床事上的『三好』女子卻是怎生『三好』法?


賢弟休得再賣關字!」
「微絲細眼,做愛不懶!」
「奀奀瘦瘦,渴求不夠!」
「腰如楊柳,交歡不休!」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