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一
 
「那豈不盡得男子所愛,是為床上尤物?
怎地為兄卻一點都看不出來?」
白鳳仙點了點頭:
「『三好』女子,上乘的,她的陰器構造,更是傳說中的『名器』;
其內璧粗糙不平,男子事之則倍添快感;
一路事之則跳動如蚤,漸洩出滋補潤液;


如能共事至同登極樂,則自作深吮力扯;
最終陰精暴發,一時間『潮吹』不絕!」
「依賢弟看,小韻卻是這種上乘的『三好』女子?」
白鳳仙點了點頭:
「乃上乘之最,只是才剛出茅盧,卻似爐中鐵,不打不成;
他日尚要經過精雕細琢,大器方可成!」
「小女子已蓄勢待發,全心全力接納官人賜教!」
小韻說著上下其身,將白鳳仙的陽物套入陰户裡吞吐其中。
白鳳仙卻將小韻推開:
「在下尚有合共三式的一絕招,是為『無悔三震』,卻絕非一般尋常女子能共練;


然而小韻既身具『名器』,倒可共練無妨,卻不知小韻意下如何?」
「奴家但願一試,乞求官人賜教!」
白鳳仙點了點頭:
「如此甚好!
此絕招亦極具『一索得男』的能耐;
只是賢兄共夫人尚未適宜共練之…
你們這就一邊觀摩,一邊依照剛才為弟所傳授的三種體位共事就可;
萬一夫人始終不能成孕,改日為弟再來向賢兄補傳此法不遲!」
西門吹波共其夫人皆欣然答應。
白鳳仙坐起身來,凑嘴到小韻的右耳前,卻以右手括住向她耳語:


只見小韻一時點頭,一時搖頭;
一時抬頭想像,一時低頭思量;
或微笑輕展,或歡喜若狂;
或呆若木雞,或手舞足蹈!
小韻躺臥床上,以雙手將自己的腰枝扶持,全力讓自己的身子向上,陰户面向橫樑,卻將雙腿盡張,撗列成一字之勢…
「『囫圇太極』!」
白鳳仙說著,卻將雙腳踏足床上,正好共小韻那懸空並張作一字的雙腿交叉成十字勢;
然後將其陽物搗進小韻的陰户,忽然左一步右一步地作左右傾斜,口中卻吐出一句:
「『原地踏步』,是為第一式!」
小韻但見上面的白鳳仙雙手叉腰,每踏出一步,便如巨神下凡也似,好不威風!
當中每踏出一步,其陽物內搗到自己陰户裡的力量亦循步漸強,乃喘息不絕,內裡『名器』自然而然地跳動如蚤!
小韻不知道的是,白鳳仙每踏出一步,已運上腰馬,將身子作在右微旋,從而稍為帶出了內力!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