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二
 
白鳳仙的步伐越來越重,逐步加速,便如雷霆擊鼓:
那震盪的力度如漣漪般佈滿床上,床上的西門吹波、西門吹波夫人、小潔和小珊,但覺便如經歷一次三級地震;
其如電擊般的凝聚力卻聚滿在白鳳仙的龜頭前,流入小韻身上的每一組經脈當中…
小韻未曾被雷劈過,但想全身觸電的感覺亦不外如此!
白鳳仙神仙也似,這交合的法門簡直就是借助了天威來著!
小潔和小珊不期然地竟圍住白鳳仙和小韻共同地伏身膜拜起來;


膜拜了好一會兒,但覺那震盪之力竟隱隱抵至自己的私處,皆禁不住引中指往背後撩陰,春情溢發得苦苦地呻吟,樂樂地嬌斥起來…
西門吹波夫人那肯錯過,連忙上下其身,繼續一招「佛座蓮花」,騎乘到西門吹波身上!
大床由奇木所打造而成,然而奇木幾奇都好,絕沒可能傳電;
只是那觸電的感覺,卻逐漸地佈置二人全身:
西門吹波夫人只好全力來騎,西門吹波則極力去頂;
二人像要去驅散那些觸電的感覺,亦似要去借助它,登上自己未曾抵達過的以往的極樂之峰頂之上…
忽然那些震力卻停住了,沒了依賴,好奇怪啊,西門吹波共其夫人皆覺身心都變得一無所有…
如有的話,只是一陣陣的淒涼之意…
白鳳仙將陽物自小韻的陰户拔出,小韻一時間沒了著落,卻再憋不住「潮吹」起來;
如洪流氾濫,卻是古人大禹也治不了的潮水;


及至橫樑,如黃豆般的潮液灑到大床的四周內…
不知怎地,「潮吹」愈盛,心中愈悲;
終於「潮吹」完畢,小韻已成淚人;
往白鳳仙看去,只見他也是淚人一名!
「官人無礙吧!」
小韻泣訴著,便要起身,然而剛經歷過大量潮液流失的她,再沒半點力氣…
白鳳仙拭去眼淚,將她扶起:
「我還可以…
只是這『無悔三震』的第一式,看來我尚未能練得完滿!」
小韻尚在思量著白鳳仙的說話,卻聽得西門吹波說:


「賢弟何出此言?」
「看來是為弟已沒了記憶,不知道甚麼是後悔,甚麼是不後悔,只有悲從中來…」
「那我們今天到此為止吧!」
西門吹波眼見白鳳仙猶豫不決,看來正在沉思,也不好打擾。
「前輩寫下這本《御女心經》時,這『無悔三震』卻是最後的十幾頁的絕招…
究竟他是忘情,還是心死,仰或是當真的無悔?
究竟他有沒有練成?
至低限度,他的《九陰白骨爪》應該就沒有練成吧…
否則,前輩亦不至於困死於山洞中…
前輩的『無悔三震』,看來未必便練成了…
我沒有了一段記憶,既不知甚麼是忘情,甚麼是心死,反而算是無悔!
三式『無悔三震』的心態,看來絕不相同:
往後的二式,也許我反而能練得上,亦未可知!」
白鳳仙心想。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