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之六十三
 
「你還可以嗎?」
白鳳仙執住小韻的一雙小手,凝視著她的一臉倦容。
「小韻剛才悲從中來,只覺萬念俱灰;
如似心裡受傷,更在心痛的傷口洒鹽,卻激發起殘酷的快感…」
白鳳仙自小韻的陰穴探出一些殘留的潮液,放進自己口中品嘗:
「果然有點鹹,亦有點苦!
一再潮吹,累死你了!」
「這果然是官人剛才向我們解說過的潮吹境界吧,當真是美妙至極了…


但說來奇怪,小韻剛才尚是疲累不堪的,現在反覺精神爽利!」
白鳳仙點了點頭:
「汝是百年難得一見,可遇不可求,身具名器的『慾之盛女』…
雖有待開發,然而本身卻與生俱來有鮮有人能及的體質,愈性愈旺!」
小韻深情地捧住白鳳仙那鬍鬚核突的一張臉,衷心微笑:
「如此甚好!
相公的『無悔三震』,尚有第二式和第三式吧;
小韻既已回復過來,正好能跟相公共練下去!」
白鳳仙點了點頭:
「亦只有你,方可跟我同練!


只是往後的二式『無悔三震』,看來並不容易習成!」
「小韻自當傾盡全力而為,要是一時之間練不成,小韻尚有一輩子的光陰!」
小韻說著倚在白鳳仙的懷中:
「如蒙相公不棄,天涯海角,小韻但願一生追隨!」
「白鳳仙捧住小韻的一張小臉來看,只見她眉絲細眼,瞳孔全神地凝望住自己,天荒地老都好,她的一份濃情只怕已蠶蝕住自己的心!
乃在她的額前印上一吻,然後將她輕輕推開,凝視著她的一雙瞳孔,似要在當中尋覓那在迷失中的自己…
「你叫甚麼名字?」
「姓艾名韻,沒有別字。」
「那我以後叫你全名好了!」
艾韻將頭垂低:


「那先叫一次吧!」
「艾韻。」
「我喜歡聽,再叫一次吧!」
「艾韻。」
「叫得很好聽,好像正在呼喚我的一切!」
白鳳仙深深地嘆了口氣:
「只可惜,艾韻不是我的一切!
我雖忘情,更沒了一些記憶;
依稀中,心中卻被一名不知是誰的女子完全佔據住,正要從虛無飄渺中,一點一滴地追查往事,眾裡尋她!」
「她是誰都好,已經很幸福啊!」
白鳳仙點了點頭,再搖了搖頭:
「所以我絕不能為艾韻帶來幸福!」
艾韻卻向白鳳仙微笑:
「能遇上相公,已是小韻一生幸福的全部;
天涯海角,且讓妾身共相公同往,眾裡尋她!


且在相公尋上她前,好讓妾身陪伴左右,要不然相公會很寂寞啊!
相公這般愛她,好應該共她結為夫妻!
如果她容得下我,小韻一心一意但願當頭偏房…
相公要是一個月來看小韻三兩次,為妾於願已足!」
「倘若如此,豈不是很委屈你?」
「如果每十天當中,有一天能共相公一起,其他的九天不停地想念相公,那裡會有半點委屈的?」
艾韻尤在憧憬中,一張臉卻是甜絲絲的。
「要是她不肯答應呢?」
「如果相公不願意看見小韻,妾身自會永遠消失於相公的面前!」
艾韻微笑,眼角卻滾動著晶瑩的淚珠。
白鳳仙嘆了口氣:
「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相公何賊之有?」
「我本來就是混進這裡偷銀両的…」
「結果豈不是反成救人且助人了!」


「只是我還偷了一些我不該偷的東西!」
「那是甚麼?」
「你的心!」
「這倒無妨,小韻覺得很幸福!」
白鳳仙凝視著艾韻小小的鼻樑下,夾在兩行淚水之間,雙唇微微掀起所帶出的微笑,不由得看得癡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