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五
 
「己所不欲,莫施於人!」
這是此時此刻白鳳仙心間的寫照:
易地而處,要是艾韻向自己撒泡尿來著,自己願意甘心將之喝下嗎?
不願意!
潮液則不同,卻是尿液之未成,當中也許亦帶有尿液的成分;
相比之下,則比較無色無味:


比愛液稀一點,味道沒有那般濃…
然而這真的是白鳳仙不肯向艾韻撒尿的原因嗎?
抑或是因為《御女心經》所說及的:
「如遇婦人欣然喝尿,則宜珍而惜之;
不必往此藉看下,亦不必往女子外求!」
情愛,由心而發;
忘情的話,只會更難受。
自己選擇忘情還好…
不期然的忘情,更受不了那忘不了的情愛的煎熬!
面對艾韻的濃情蜜意:


末曾酒醉已清醒,
未曾深愛已無情…
成為了此刻白鳳仙心間的寫照:
白鳳仙的心沒有多大,可容納的,更沒有多少!
男和女的交合,亦稱「做愛」!
只是白鳳仙認為:
愛,有就有,沒有便沒有…
那裡能做得出來?
性,才是男和女交歡的過程!
而性,可以無愛!


無愛的性,亦有其必要性和必然性!
與及其存在性!
白鳳仙的性的必要性和必然性,是要跟佔據住心中的忘情做愛…
然而他的性很自私,尚會在忘情以外的對象作挑選…
有十分的喜歡就夠,白鳳仙由得沒了情愛的心操控自己:
他選定了艾韻!
白鳳仙飛身到尿壼之前,將蓋打開,撒了一泡如天長地久的尿。
在場沒有人能看得出白鳳仙是幾時動身的,他的「鳳舞九天」身法快得如鬼魅也似!
卻原來,人有三急的時候,對於一個鍛煉輕功的武者來說,盡可顯示其修為的長短!
尿很久很久,尿完了,回身卻很快很快;
一眾的所有人再度咋舌,白鳳仙已回歸床上…
白鳳仙看來再沒有人性,只有獸性,他的語音似獸叫地咆哮:
「『無悔三震』第二震!」
白鳳仙將躺臥在床上的艾韻的屁股盡往她的面前推;
艾韻作出配合,將腰枝極力向上內彎迎向自己,雙手持住自己的小腿後足踝上三寸的位置,令自己的雙足盡向上伸:


「相公既無悔,奴家亦無悔!」
白鳳仙不置可否,忽然飛身撲向艾韻,陽物盡入…
卻只以其陽物作支點,其身橫列在陰户向天的自腰枝垂直的艾韻的下半身之上…
乃說了句:
「順水推舩!」
只見白鳳仙身作一橫線,卻前後搖動,如艇家掌舵渡江…
艾韻先經其肏至深,再歷其搗至濶…
但覺內裡已被迫將得便要爆裂,白鳳仙的那話兒己將自己抽插得死去活來!
如此卻抽插了三百餘下;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白鳳仙忽然說了句「璣衡旋轉」,其身如走馬燈般一圈一圈地旋轉,仍然只以其陽物作支點,深深一圈一圈地在艾韻的陰户裡作磨擦搗插!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