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六
 
白鳳仙的陽物如插香般插入艾韻的陰户,持續旋轉自身;
一時間憋住真氣,竟在急轉下令自身順著旋勢逐漸上升;
上升到其陽物正好只觸及點到艾韻的入口時,卻反其旋轉的方向來讓自己的陽物鑽入…
如此裏裏外外,進進出出,已不能算作一下一下的抽插,只能算作入了多少個圈,出了多少個圈!
白鳳仙漸入佳境,由心操控節奏,其由左旋向右的「出勢」越來越快,變相地令其陽物自艾韻的體內的凝聚力,分散到包圍住其陽物的陰璧,雖頻但輕!
原來那是《御女心經》裡所說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艾韻但覺其陰璧裡像有千蟲萬蟻一起由左向右,排列成群地順著旋轉的路線,逃生也似地便要走出其陰口,卻如行軍般撤退時的井井有條!
但覺身心魂魄皆奇癢難當,當真是其生命中從未經歷過的不能承受!
便要自動被引發出《御女心經》中曾提及過的,女子中萬中無一才有緣經歷,一生中可遇不可求的「極度潮吹」時…
偏偏白鳳仙從剛才的旋勢聚成一股氣勁,自他的陽物射出,經過迂迴曲折的陰道,射向艾韻的花蕊,如點穴般,令艾韻全身麻木,潮吹莫發!
然後,只由其陽物作支點,只有半個龜頭沒入艾韻的陰户,懸空凝置的白鳳仙,忽然改變了方向,變成由右向左,一圈一圈地來向艾韻的陰户鑽入…
由右至左,再不是千蟲萬蟻的輕輕經過,而是千枝箭萬枝箭並列在一起,直射向花蕊的感覺;
之前那令艾韻的花蕊麻木的一股氣勁,已逐漸解封失效,艾韻逐漸地承受到那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極限!
卻原來,《御女心經》裡既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亦有「人世中豈可接納的重」!
剛才白鳳仙將身子由左向右向艾韻體內從其旋勢漸出時,乃興起一股勁風;
勁風所及,被子被吹起,投置到大床的沿邊。


勁風所及,令小潔共小珊覺得好生難受,且油生一點寒意,乃不約而同地爬行到那被子的所在,風勢最為微弱的床沿。
小潔共小珊,更不約而同的,將被子將自己的上半身蓋上。
剛才乘坐在西門吹波身上的西門吹波夫人,一般地被勁風吹得好生難受,只好停住動作,將西門吹波扶起,一起爬行到小潔和小珊並坐的床沿處。
小潔和小珊不約而同地馬上將被子讓出,如此四人並坐,共同將被子蓋在自己的頭頸以下…
「如此合歡之法,豈是凡人能練?」
西門吹波回應其夫人:
「鳳仙不是神仙,也是神人!」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