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七
 
白鳳仙在半空中橫列在艾韻之上,由右向左,又再轉了百餘個圈…
終至其極限,便要極力射出…
只是白鳳仙不想射進內裡:
因為白鳳仙不想艾韻成孕,成為自己的負擔。
便要離身將陽物抽出,然而就在白鳳仙停住其旋勢的一刻:
艾韻那萬中無一,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名器,已被白鳳仙開發了!


便如修煉了三五七年《肉女心經》的一般女子,其器已可發揮得到初步「萬索歸宗」的境界!
《御女心經》本來就由《肉女心經》而來;
要是由資質只是稀疏平常的女子來練,這「萬索歸宗」的初階境界,始終會練成的,卻非經過三五七年的苦功不可!
艾韻就不同,身負「極度名器」的她,剛經歷了二次潮吹,陰精幾近掏空,再被白鳳仙弄得高潮不絕,正好乎合《肉女心經》裡所說的「破潮而立」,自自然然地一下子抵至「萬索歸宗」的初階!
所謂「萬索歸宗」,便是女子的陰極處發動吸引力,將共事的男子所射出的陽精極力吸納,乃上乘的「採陰補陽」法門…
女子如果持續找得發育完全的處男來練,便是年達花甲,其外觀及體質皆共三十歲左右的盛女無異。
白鳳仙所修煉的《御女心經》既出自《肉女心經》,卻不必忍而不發,便是中出艾韻體內亦無妨,尚可促成陰陽共煉同修,盡善盡美之境!
只是白鳳仙這時一來忍精不發;
二來尚要抵禦艾韻的「萬索歸宗」;
三來他將陽物突然拔出,乃完全違反了《御女心經》的運氣法門;


但覺五內奔騰,經脈紊亂:
其實白鳳仙尚可將內力運滿在其陽物作出抵禦,只是此刻已在極度興狀態的他,已很難將其內力掌握得準確;
一個掌握得不好,其不知其名的「梅蔡扣玉」內力,只怕會將艾韻的內肌震得稀爛破碎!
精液沒有從龜頭射出,飛灑到半空的血液,卻在急速倒退至半空的的身體的口中吐出;
倒跌到床外的地上時,白鳳仙已昏死過去…
***
水滴聲傳來:
的的,得得!
面前漆黑一片,只見前面一盞依稀看來是發自一盞蠟燈的微光!
始終練過夜眼,夜眼逐漸適應黑暗;


卻原來,自己身處於一個水濂洞中。
自己的雙手雙足皆從背後倚牆被鎖上,瑟琶骨更被專門鎖住武者的鐵扣扣上了,穿膚入肉地傳來痛楚,再不能運上半點內力…
洞外有腳步聲傳來,白鳳仙凝神去聽。
腳步聲自入口停住了,然後傳來了一男一女的交談聲。
「你在這裡等我!」
男道。
「我要共你一起進去!」
女道。
「不可!」
男回應。
「為甚麼?」
男的一時間沒回答,只深深地嘆了口氣。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