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十八
 
「為甚麼?」
「娘子,不提也罷…
總之娘子就當作沒遇上過洞內的那人就好!」
「怎說都好,鳳仙總算是相公的救命恩人,我們豈可這般待他?」
「你道他真的是神仙嗎?
他只能算是好心的盜賊一名!」


「他只不過是偷取了我們少許的銀票銀両而已;
但他卻是相公的救命恩人,就算是扯平,我們已賺得太多,豈可將他發送到衙門?」
「娘子放心,衙門方面為夫已經打點好,只不過判他一個一年半載的有期徒刑而已…
而且保証他在獄中會得到上賓般的招待!」
「怎說都好,我們變成了恩將仇報!」
「娘子此言差矣,他既是盜賊,好應該接受律法的制裁…
娘子看來始終還是不甘心,為夫只好說出心中的說話:
為夫看他賊頭賊腦的,只怕早已看上夫人…
他偷去我們的銀両可以,要是這色種忽然春心大起,卻將你挾持去了,為夫可擔當不起!」
「相公豈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鳳仙所鐘情的,卻是小韻那雛妓;
一再向我們試範說教,只是希望我們能添香燈,我們豈可恩將仇報?」
「便是如此,說白了,我尚不可饒他!」
「為甚麽?」
「他偷取了為夫最重要的東西!」
「那是甚麼?」
「夫人的心!」
西門吹波夫人一時間無語。
「為夫便是在夫人面前共別的女子交歡,從來對夫人尚是一貫的一心一意…
然而夫人卻打從心中喜歡上別的男子,這豈是為夫的心中能容?」


「為妻的心可比日月,只對相公一心一意,相公將他放走就好!」
「事到如今,只怕為時已晚!
他這種武林高手,要是回過頭來向為夫報復,為夫卻豈能抵擋?」
西門吹波夫人沉默了好一會:
「至低限度,相公好應該向他歸還自他身上搜出的那兩部經書…
相公既稱他作賊,豈能作賊罵賊?」
「這個夫人有所不知了,要是明兒那『四大名捕』的金捕頭將他押送到衙門時,那兩本經書要是尚在他的身上,還不會被他據為私有?
為夫只不過是將它們作暫時保管,他朝他的牢獄滿了,為夫這才使人將之『完璧歸趙』,這才妥當!
這期間,為夫尚可跟夫人共練那《御女心經》,怕且能一索得男,亦未可知!」
「看來亦只好如此,只是相公為何尚要去跟他單獨會面?」
「一來他始終是為夫的救命恩人,為夫尚要向他一再磕頭道謝;
二來鳳仙尚算是明白事理的人,為夫要是將種種情由都向他訴說了;
在他牢獄滿了,回歸他兩部經書的同時,再贈與他一千両銀票,看來他亦絕不會跟為夫計較!」
西門吹波夫人但覺不妥,結果還是將說話吞進肚裡去。
白鳳仙聽到這裡,心想算吧,那就接受西門吹波的安排。


沒多久西門吹波走到白鳳仙的面前了,只說了幾句話…
白鳳仙想開口回應,只是其啞穴尚未解封得來。
「相公,這麼快?」
「為夫頭是磕了,只是鳳仙一時間尚未能清醒過來!
為夫這便回家準備書信一封,好讓金捕頭明兒先跟我會面時,懇請他將之轉交給鳳仙就可!」
「看來亦只好如此!」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