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
 
「我在這裡!」
那女子循聲接近,終於找到白鳳仙的所在;
在微弱的燈光照明下,只見白鳳仙雙手雙足皆被鐵扣扣上,身作大字型地列在牆璧前;
一雙眼睛卻散發著精光,似乎正要將自己的心看穿。
那女子慢慢屈身地將油燈放在地上,這才起身,以雙手珍而惜之地捧著白鳳仙那鬍鬚核突的一張臉,聲淚俱下地說:
「吾夫恩將仇報,真是對你不起!」


「這不是夫人的錯,鳳仙本來就是賊人,可謂咎由自取,原也怪罪不得任何人!」
「只怪吾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本來就是心胸陜窄的小人一名,我又怎會不知道?」
「他是甚麼人都好,能娶得夫人這般冰雪聰明的女子為妻,當真是幾世修來的福份,希望他當真要懂得珍惜才好!」
「男女的撮合,乃授命於父母:
吾夫跟小女子自生下來已早被『指腹為婚』;
要是緣分能掌握在小女子的手上,小女子很希望能遇上鳳仙這般光明磊落的一名好男人!」
「承蒙夫人厚愛,但願夫人將你的芳名告知在下;
好讓鳳仙往後憶起夫人時,心中亦總算有個著落…」
那女子將頭垂得低低的:


「你叫我安晴好了…」
「安晴。」
「你叫多我一次吧,我喜歡聽!」
「安晴!」
「鳳仙,你知道嗎?
你叫我安晴時,我不再是西門夫人了…
奴家的心中,就只有鳳仙你一人!」
白鳳仙嘆了口氣:
「要是安晴不是身作人妻,而鳳仙亦沒有被種種已遺忘的前事羈絆住,安晴共鳳仙倒是天作地合的一對璧人!」
「緣分不由人,情愛卻由心;


但聽鳳仙如此說,安晴的心總算有個著落!」
白鳳仙向安晴的雙眼凝望去,微光中,即使他懂得夜眼都好,卻未能在她的雙眼中,看見自己的一顆心!
安晴忽然將雙眼閉上,她不懂夜眼,然而她的心被情愛燃點著,燃燒起她的堅決,令她一往情深地湊嘴到白鳳仙的唇前。
四片唇輕觸了,兩個人心如鹿撞,有一種抵受不起的澎湃…
安晴那從未背叛過自己丈夫的舌尖傳來驚心動魄的顫動,令白鳳仙那癡癡的心作出共震,白鳳仙只好更珍而惜之地將她的香舌緊緊地吸吮住。
舌根傳來了一陣痛,但安晴毫不介意,但願白鳳仙可以決絕地將自己的舌頭咬斷!
男子從來都可以沒由來地就以其陽物往女子的陰户來搗;
此刻的女子但願自己全心全意的半段斷舌,可以沒入此刻他心愛的男子體內,以撩動他的心窩。
一吻雖長,正如緣分,一旦到盡頭時,可以很決絕!
唯一可做的,就是在緣盡之前,以深情將緣分把握得更決絕!
只是白鳳仙的四肢已經被扣起,沒了自由。
卻原來,對深情的女子來說,男人尚有第五肢,往往比他的四肢更為重要!
安晴將白鳳仙的陽物探出來了,癡癡地凝心注視,有一點陌生的崇尚感!
此根陽物已勃起來了,其大無朋,絕不是自己的丈夫的那一根陽物可同日而語!
卻不只是大小的問題,安晴但覺此根陽物物似主人,由心出發地散放著濃情,此刻一勃一勃的,點頭點頭地回應著安晴心間的情愛,唯唯諾諾地稱是…


安晴只好閉上雙眼,輕品深嚐!
白鳳仙之前所傳授給她的甚麼「含、吹、㖭、吮、嗦」,甚麼的「五字真言」,此刻的安晴,卻將之通通拋諸腦外,只由心地深舐:
舐陽情深!
然後安晴將白鳳仙的陽物吐出,把握在雙手好一會,凝望得一片癡…
忽然將自己的衣服完全脫光,將白鳳仙那人間可遇不可求的巨龍,由自己那兩團沙煲蓋大似的人間巨乳尤物,一擠沒入其兩團白柔彈豐的乳肉之間…
尚在五分之二的陽物,衝破出其乳溝外…
上天下地,看來亦只有這種人間巨龍,方可跟安晴那人間的至美巨乳匹配。
只是這人間巨龍的主人,卻是「龍之忍者」,之前一再忍而不發…
安晴好想打破「龍之忍者」的傳統,要白鳳仙在自己的體內一洩如注!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