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一
 
人生不如意事,倘若真的屬十常八九,尚有其一二可取。
人心險惡,皆不可信。
以心作交友的白鳳仙,卻落得如斯田地,可見一斑。
然而人心亦有極善至美的一面,便如安晴向自己將心奉獻,以身相許。
人生無常,尤其是身陷於絕境的白鳳仙,更難掌握明天!
既然掌握不到明天,白鳳仙只好活在當下…


自第一眼看見安晴,她那由心的微笑,她那關注的眼神,她那乘坐在西門吹波身上:
苦苦呻吟間卻向自己傳達的媚眼輕拋;
吐氣若蘭時卻向自己吐出了深情款款;
白鳳仙那裡沒有記掛在心中?
之前西門吹波走進水濂洞內向自己所說的一些說話,白鳳仙又豈會不知其意?
「你道你真的是神仙嗎?
膽敢看上我的夫人?
怎說都好,是你打救了為兄的性命…」
西門吹波說著,蹲伏在地上向白鳳仙一連叩了三個響頭,這才起身說:
「如果鳳仙沒有看上為兄的夫人,我們倒是可真的稱兄道弟的;


為兄尚有甚麼欠你的,你來生再來向為兄追討吧!
一路好走!」
很明顯,西門吹波是要至白鳳仙於死地!
只是,白鳳仙認為,人自各有其立場,白鳳仙對西門吹波倒是一點怨恨也沒有的…
此刻跟安晴共作魚水之歡,亦沒有半點向西門吹波報復的心態…
白鳳仙只知道,看來活下過明天的自己,再沒有藉口去辜負面前安晴對自己的濃情厚愛!
俯頭來看,安晴深品其簫,便如小女孩迷戀上冰糖葫蘆,貪吃得當真起來,卻不捨得將之完全吃下…
偶爾亦有抬頭向自己來看,同時亦將自己的陽物吐出;
凝聚在白鳳仙那龜頭前的唾液,深化了安晴共白鳳仙四目交投間,在眼底裡相互共同發放出笑意的一片癡…
「鳳仙,奴家很愛你,快來給奴家讓奴家舒泰吧!」


白鳳仙四肢既受制,主動權只落在安晴的身上!
然而只要安晴樂意主動,白鳳仙只要其第五肢可以自由,就比足夠更加足夠!
安晴仰身而起,雙腳提上,著落在牆前,雙手共扣上了鐵扣的白鳳仙的雙手共握,仿如騎乘勢,只是直切面換作橫切面的不同…
沒了內力,亦用不上《御女心經》的白鳳仙,當真的跟常人無異!
只是,《御女心經》不必存在世上…
有沒有後悔都好,「無悔三震」亦沒有其存在的必要!
有心、有力、有愛、有情;
自可有性!
有性就好!
一個「好」字,有女有子:
女和子共事於性,必有得著!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