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二
 
「推車進寶」,在《御女心經》裡,亦曾提及過,乃男共女最常用的一種交合體位姿勢。
此刻的白鳳仙,極力地忍受住瑟琶骨傳來的劇痛,將腰支盡往前傾,豁出去地迎合安晴全力地向自己將開的陰户,以其陽物深搗。
男和女,情愛間,由心響往,以至將身來作交合,必然欣然回味無窮;
一試之後,必欲再試!
然而白鳳仙共安晴的心中皆雪亮,他們此番交合,只怕可一不可再!
此番男女交合,已經引發共歡;


然而共歡過來,也許,在那往後無涯的歲月中,已烙上了回憶的深印,一生一世共同的懷緬…
「牛郎織女」的傳說,不容於天界,卻流傳到凡間,好讓痴男怨女響往!
除了潤年,一年亦只不過三百五十四天;
牛郎織女尚有七夕那天能見,其餘的時間,則用來深化對對方的懷緬!
令人深深嘆息的是,莫說要在往後一再共歡;
當下的男女交合,只怕已成為白鳳仙共安晴一生中的唯一的一次…
「推車進寶」就「推車進寶」吧…
只管繼續地「推車進寶」下去就好:
如果大禍便要降臨於人世,一切的生命,包括白鳳仙和安晴本身,一剎那後皆會被完全吞沒…
又或者,時空完全停頓了,一剎那的,便是不容於天上仙間的情愛,卻已流落到凡塵俗世,由一種身心互取的溫暖,去經營一種讓白鳳仙共安晴承受不起的情愛,滄桑得來讓他們的心間殘留住一股便是撫心自問,尚可流傳至自己百世以後的溫暖…


成為永恆的存在!
那就何妨:
繼續「推車進寶」下去!
沒了內力,便跟常人無異的白鳳仙,一直「推車進寶」下去,竟由天黑,一直推到天光…
由天光推到午時,由午時推到日落黄昏時分…
看來只是一次,二人皆不願終結的男女交歡…
其間,安晴卻經歷了總共三十二次高潮,當中有二十一次潮吹…
每一次忍發而持,瑟琶鎖那嵌入白鳳仙的瑟琶骨的入口,滲出越來越多白鳳仙的血液…
此刻的白鳳仙,已經成為血人一名!
終於一發到底,安晴的一雙豪乳彈動不已,腰腹起伏莫禁;


其內裡的花蕊如鯉魚的魚唇,將白鳳仙的陽物深深吮住,感受了其龜頭吐出了白沫後的一再點頭!
安晴亦抵受不住數不來的高潮衝擊,共白鳳仙一起昏死過去!
***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左右,白鳳仙共安晴這才一起醒來…
深情共在二人懶懶的眼神中凝住了,流落到兩人所共同的不經意的微笑中。
忽然,有腳步聲接近,白鳳仙警覺地將目光投向洞外…
安晴自白鳳仙的目向朝去,洞前正好站住右手持住火把的一人。
看來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尚仍赤裸的安晴,將自身擋在白鳳仙的身前。
眼前的人說:
「原來是夫人…」
說著背向安晴說:
「夫人這便穿上衣服吧!
在下正好將這賊人押回衙門歸案交差!」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