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十三
 
安晴認得出,來人正是譽滿京城的「四大名捕」首席,綽號「金多寶」,好像是姓甘的,其名字卻一時間想不起來…
曾經不止一次被其夫西門吹波奉為上賓,其時安晴亦在席間。
安睛終於等到他來了,他既然只一個人來,看來就好辦事。
安晴一邊穿上衣服,一邊在心中思量。
「甘捕頭,一路上,希望你能善待他一點,至少不要讓他背上這鎖扣!」
說著,已穿回衣服的安晴,向金多寶遞上一張一百両的銀票。


金多寶老實不客氣地將銀票收下了:
「這原本便要解下的,倒多謝夫人賞賜!」
金多寶說著,按掌到白鳳仙的丹田,來探他的內力,只覺白鳳仙的內力已完全掏空了…
尚且不能完全放心,先在白鳳仙的身上點了好幾個穴道,這才替白鳳仙將褲子穿上;
並以其「多寶匙」將扣在白鳳仙身上的手扣腳扣和瑟琶骨扣解鎖。
白鳳仙乃頹然地倒跌在地上。
「不知怎地,在下的眼眉一直跳動個不停的…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看到一些不該看見的事情?
依夫人看,卻怎樣能根治得來!」
金多寶說著,乃作出其「眼眉跳」狀。


安晴心裡雪亮,乃向金多寶遞出一張一百両的銀票:
「都忘記了?」
金多寶將銀票收下:
「只怕尚記得一半!」
安晴自懷裡再探出兩張一百両的銀票:
「都忘記了?」
金多寶將銀票接過:
「在下年紀越來越大,倒是甚麽都記不起來!」
「卻不知甘捕頭記不記得這次前來的任務!」
「依夫人所見,在下的任務該當如何才好?」


「甘捕頭的任務當然是來押犯的…」
「這個在下倒還記得!」
「只是途中,這犯人卻恢復了武功;
甘捕頭全力追捕,卻始終給他逃脫了!」
「這說不定倒會發生的,只是不知夫人的銀票還有多少?」
安晴探手入懷,將所有的銀票拿出,遞給金多寶:
「這裡的銀票不下三千両,懇請甘捕頭笑納!」
金多寶一隻手將銀票拿過,另一隻手卻探進安晴的懷裡:
「夫人的奶子果然彈手!
銀票在下是收定了…
夫人要是將一雙奶子讓在下來把玩;
二個淫穴盡給在下插搗;
再將口來接住在下的一泡尿,這交易才算有個著落。」
安晴倒退了幾步,伸手護在胸前:
「你好卑鄙!」


金多寳微笑,走近躺臥在地上的白鳳仙,作勢要往他的頭顱踐踏去!
安晴大急得凝淚於睫,乃將衣服脫下:
「給你,甚麼都給你,你放過他就好!」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