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二
 
白無涯將「鳳舞九天」施展開來,借助山壁換氣,幾番起落,已抵達崖上!
此崖名叫「思過崖」,當年當天便是在這裡,白無涯墮身懸崖。
白無涯往下俯覽,要是今天再被人推下去,自己尚能借壁撮力,提氣飛身上來;
跟當年當天的自己相比,絕不可同日而語!
白無涯知道自己此刻的武功,從前的「梅花門」裡,便連自己的恩師,只怕亦望塵莫及;
站立崖前,一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油然而生。


卻不知是喜是悲?
要是一切的變故皆未曾發生,此刻的自己看來早共古亭亭結成夫婦,怕且亦已生兒育女!
現在,看來古亭亭已順理成章,下嫁給九師弟李近平吧…
抑或是,古亭亭始終為自己守身不嫁?
想到這裡,白無涯忽然心頭一熱!
只是,白頭涯那熾熱的心馬上被另一個如冷水的念頭淋熄:
「要是她心裡有我,又豈肯共李近平作出那苟且的事情?」
「唉…」
然而白無涯自在西門吹波的家中走過一趟,體會到那男歡女愛的床第事宜,或以一時寂寞,或以一時衝動,卻是尋歡作樂的心態居多,實在亦沒有必要看得太重!
然而,無情卻豈可亂性?


此刻白無涯的心中,已有了小韻,更有了安晴!
試問自己的心裡已不止住得古亭亭一人;
要是古亭亭尚為自己等待,自己卻怎去面對她?
怎去面對自己?
「唉!走著瞧吧。」
對白無涯來說,看來更重要的,倒是去探望令自己好生掛念的恩師古流香,與及將當年當天加害於自己的兇手揪出來!
自「思過崖」順著下山往「梅花門」的路上走,白無涯在一間柴房前停步…
他知道只此一間沿路上的柴房,便是古流香所說的,當年當天古亭亭共李近平偷情的地方!
白無涯可以原諒他們二人,亦可以接受這件發生在過去的事情…
但卻再容不下這個事情發生的地方!


他雙掌拍出,將整間柴房轟得稀爛!
雙掌既出,白無涯繼續前往;
他的一顆心,也不知是輕鬆了,抑或是更加的沉重!
白無涯只好繼續向前走…
走近「演武廳」,白無涯感覺到三個人的氣息。
馬上將自己的氣息匿藏起來,白無涯所修煉的《九陰真經》,要是對方的修為在自己之下,就是有辦法做得到,而對方亦絕難發覺!
白無涯更在電光火石間,祭起肉眼難見的「鳳舞九天」身法,藏身在一處對方三人不能見,但自己能看得清楚對方的橫樑上,先探過究竟!
因為白無涯已學得精乖了!
更因為,三人當中,有一名自己摸不透其底蘊的仇人!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