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三
 
「既然朝廷方面有意撫恤,掌門好應該交出掌門信物『白玉梅花』,好讓弟子赴京,接受朝延封賞!」
「梅花門」大師兄李昆仁雙手作揖。
「我們武林門派,各自傳藝授業就好,何必跟朝廷打交道?
放眼看去,朝廷裡上樑不正下樑歪,貪贓枉法,一片烏煙瘴氣!
朝延中人尚文抑武,卻欲將武林人仕收作己用,以作其鷹犬爪牙…
我派與其盲目附和,倒不如自善其身!」


古流香白了李昆仁一眼說。
「岳丈大人此言差矣…」
白無涯聆聽到這裡,心頭一酸,但聽李近平續說:
「朝廷方面,其立場已甚是明顯:
不是朋友,便是敵人!
要是觸怒之,卻惹來其他歸順了朝廷的門派借故群起圍攻,後果可謂不堪設想!」
古流香搖頭嘆氣:
「我們『梅花門』自蔡氏掌門人立門至今,武功未必最高,但最講求練武中人的氣節!
要是真的終於抵擋不住那些武林敗類,氣數已盡的話,自當解散就好,豈可跟他們同流合污!
你們二人,一個是『梅花門』武功最高的弟子,一個是我的女婿,卻好教為師失望痛心!」


「掌門此言差矣:
要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衡量時勢,識時務者方為俊傑!
要是掌門一意孤行,累得本門同人死傷枕藉,掌門於心何隱?
要是『梅花門』因此於掌門的手上毀於一旦,掌門於心何安?」
古流香一時無語,卻聽得李近平續說:
「岳丈大人便是不看為婿,難道也不看子孫的分兒?
倘若為婿跟大師哥與他們拼過生死,一個不好有甚麼閃失的話…
難道岳丈大人就願意女兒守寡,孫兒沒了父親?
依為婿看,岳丈大人倒不如退居幕後,一切交由大師哥打點就好!」
白無涯但覺心中一酸,也似放低了壓在心頭上的大石…


古流香哈哈大笑:
「你認為我不知道嗎?
要是我將『白玉梅花』交出了,你大師兄再回來時,肯定已被策封為新一代的『梅花門』掌門,到時我這名老頭子,那裡有說話的餘地?」
李近平道:
「岳丈大人果然有先見之明,既然如此,反正岳丈大人早晚也要傳位給大師兄,倒不如落得大方,這便傳位給大師兄去!
况且,朝廷所針對的是岳丈大人你…
岳丈大人正好退居幕後,湊孫作樂就好;
其他的一切,亦正好交給大師和我共朝廷周旋!」
古流香深深嘆息:
「『梅花門』出了你們兩名不肖弟子,真教為師痛心!
要是無涯在此,卻豈可容得你們胡鬧!
近平,最不長進的是你,難道你不知道,此番朝廷賴以策劃武林大會的,其主力首腦便是殺害你父母的魔教中人?」
李近平道:
「正是如此,近平正好跟他們混上,以找尋殺害父母的真凶,從而圖謀…
正所謂: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古流香背負雙手:
「『白玉梅花』就在為師身上,你們誰有本事將為師打倒,自可拿去!」
「恭敬不如從命!」
李昆仁雙手一揖,便要向古流香發招!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