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四
 
李昆仁圈步進馬,雙掌連環,往古流香中門攻去。
古流香一招「經霜傲雪」,雙拳迎上;
李昆仁卻略向左移,右手成橋,格住古流香的手臂;
同時左手作刀,往古流香的面門劈去!
古流香沉橋旋身,大開大合,暗藏一招「暗香疏影」;
一拳便要打中李昆仁的丹田,李昆仁弓身而後,左足踢起,將古流香攻來的右拳踢上,更借勢裁了一個後空翻,身如勁箭,凌空而前,雙掌一起往古流香拍出;


古流香一招「寒梅傲雪」,雙拳迎上…
甫一接觸,古流香但覺自己的拳力卻如泥牛入海,竟被對方鎖住;
然後對方的掌力這才一浪接一浪地攻來,只好聚勁來承受;
只是對方的掌力很詭異,竟似一連串的炮竹,正要在古流香的體內一一爆破!
古流香退了一步,同時以雙足在地上劃上一圈,來抵消李昆仁的掌力…
古流香的腳底乃傳來霹靂爆破之聲,圍繞住他就站一尺見圓的的位置,大約有三寸的石板被震成碎石,紛紛飛起到三尺有餘,這才著地。
古流香以袖角抹去嘴角上所滲出的血:
「『混元霹靂手』?
你是魔教中人?」
李昆仁點了點頭:


「卻不是殺害九師弟的父母的仇人的那夥,而是他們的死對頭…
所以九師弟已跟我聯成一線,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古流香哈哈大笑:
「你們兩個好長進!
昆仁,你認為你是吃定我了!」
李昆仁搖了搖頭:
「未必,但至少可以打成平手!」
「加上我的『幽冥鬼爪』,則能穩操勝券!」
李近平說著,十指綠油油的一雙鬼爪祭起。
「又是魔教的武功?


怎地不好好地將本門的武功練好?」
古流香問。
「因為本門的武功比較要花時間來練,亦不見得有多強!」
「未必!」
語畢,白無涯已站在古流香身旁。
從小便將白無涯帶大的古流香,那裡認不出白無涯的聲調,忽然老淚縱橫起來:
「無涯,果然是你,他們都說你死了,我就偏偏不信!」
白無涯拜倒在地:
「無涯不孝,沒有一直侍奉在師父你老人家左右!」
古流香抹去眼淚,破涕為笑,這才將白無涯扶起:
「能回來就好!」
李昆仁共李近平皆不自覺地倒退一步,面面相覷。
「無涯當天並沒有投崖自盡?」
古流香問。
「當然沒有!」


白無涯答。
「那是昆仁推你下去吧!」
古流香看來已了然了胸。
白無涯點了點頭。
卻原來,那天白無涯往「思過崖」去找古亭亭,臨崖接近目的地,忽遇李昆仁:
「不好,我告訴亭亭你來找她,她一時樂極忘形,竟失足掉進懸崖去!」
「在那裡?」
白無涯大急。
「你跟我來!」
「就在這裡!」
白無涯乃將頸盡伸往崖下俯覽。
忽然一雙手掌自背後腰間推來,白無涯被推跌落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