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五
 
古流香向李昆仁凝視去:
「我早就覺得你可疑,原來真的是你…
這樣看來,近平共亭亭的逆亂,也是你從中作梗吧!」
李昆仁道:
「他們早就互相喜歡上對方,我只是做好事,成全他們而已。」
古流香嘆了口氣:


「昆仁難道看不出,無涯跟亭亭青梅竹馬,才是天作地合的一對璧人兒?」
李昆仁搖了搖頭:
「我們武林中人,男共女,情愛間,由得他們自己作主就好!
倘若郎無情,妾無意,近平共亭亭亦不可成其好事…
偏偏師父心中偏私,只認無涯為婿,有心拆散一對已共好的鴛鴦…」
古流香嘆了口氣:
「亭亭是為師的女兒,難道她的心向著誰為師不知?
她對近平喜歡倒是有的,然而她共無涯才是相互傾慕的情愛;
亭亭共近平兩名年青人,一時間血氣方剛,酒後亂性,這才出了亂子;
他們既已受過責罰,為師亦詢問過無涯的意思,無涯既然不介意,為師正好撥亂歸正,成全他們…


昆仁卻狼子野心,為了一己私慾,而加害於無涯,怎不教為師傷心欲絕?」
「這只能怪師父偏私,自無涯入門以來,師父一切皆以無涯為先,從沒有將我這名首席弟子放於眼內!」
「因為為師看得出,無涯非但天資聰敏,乃難得一見的練武的好材料;
人品胸襟,更是遠勝於你!」
李昆仁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事到如今,我亦無話可說,一切就以武功作定奪吧!」
古流香也點了點頭:
「近平,那你站在那一邊?」
李近平道:
「大師兄曾答應我,他出任掌門後,會全力替我報仇…


家仇不可不報,近平只好站在大師兄的那一邊了!」
「如此甚好!」
白無涯說著往古流香望去,但聽白無涯說:
「懇請師父准許無涯以『梅花門』弟子的身分,代替掌門接受他們的挑戰!」
古流香由心放心地一笑:
「無涯既在,為師正好樂得清閒!」
白無涯道:
「你們兩個一起來就好,無論你們用甚麼武功,師父傳授給我的『梅花拳』亦足以將你們打敗!」
「大言不慚!」
李昆仁說著,祭起一雙「混元霹靂手」向白無涯攻上。
「七師兄,得罪了!」
李近平說著,配合李昆仁,前後將白無涯包抄起來。
白無涯但見李昆仁雙掌揮舞,似虛還實地攻來,卻只站住不動。
忽然後退一步,然後屈身向後,以一招「青梅竹馬」,左右手同時屈指成扣,扣住了從後攻來的李近平的一雙「幽冥鬼爪」的手腕…
同時李昆仁的右掌攻來了,白無涯則以一招「凌寒獨放」,提起左足迎上:


白無涯的「梅蔡扣玉」寒勁,正好迎上李昆仁的「混元霹靂」雷勁;
內力互撼,力强者勝,李昆仁被白無涯震開十餘步。
白無涯更借一撐之力,施展出「梅花拳」的一招「昂首怒放」,以頭頂頂向李近平的胸口…
李近平乃倒跌在地,一時間昏死過去,無力再戰!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