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六
 
李昆仁甫一著地,回身來攻,左掌內收成圈,右掌上下擺動,乃將「混元霹靂勁」運上,一時間周間氣流急扯而起,聚集在他的雙掌之中…
運功完滿,雙掌向白無涯拍出,卻是一式「混元霹靂手」的絕招「混沌初開」!
此招看似緩慢,卻發放出吸引力,將白無涯鎖死在其氣流中;
白無涯無從躲避,只得相迎!
「有意思!」
白無涯笑說著,左掌拍出,是為「梅花拳」的一招「迎風斗雪」,向李昆仁的右掌迎上…


右手食指中指屈成劍指往李昆仁的掌心刺去,卻是「梅花拳」的一招「冰封三尺」!
看來又是內力比拼的局面,卻不盡然!
李昆仁的「混元霹靂勁」,竟將白無涯的內力震散得潰不成軍,然後一重再一重又一重的雷勁,一一向白無涯襲來!
雷勁纏住白無涯,便要在白無涯的身上共同引爆…
李昆仁笑了:
「這次就要你死得徹底!」
白無涯也笑了:
「只此而已?
那就先將你的武功廢掉!」
李昆仁才不相信,因為他自己也有修煉「梅蔡扣玉」,而且亦有極深的修為,知道自己的這招「混沌初開」,正好掌握了「梅蔡扣玉」那運氣法門的一個漏洞,便是白無涯再練上幾個層次,亦必敗無疑!


然而李昆仁不知道的是,白無涯的「梅蔡扣玉」,經過《九陰真經》的心法,已經改良得完全沒有破綻!
先是「雪胎梅骨」、「鹽梅血楫」;
然後「驛使梅花」、「妻梅子鶴」;
從而「望梅閣老」、「梅開二度」:
一併招呼到李昆仁的身上去!
李昆仁經脈盡碎,頹然倒地,已成廢人一名!
「師父,無涯就將他交紿你老人家定奪發落!」
古流香嘆了口氣:
「他已武功全失,無涯就保住他一條命,為師再將他逐出師門!」
「諾!」


白無涯說著,乃將李昆仁提起,打座在他背後以雙掌替他推宮過血。
古流香亦同時將李近平提起,在李近平的背後以雙掌替他推宮過血,好讓李近平清醒過來。
約半盞茶時分,李近平受傷夠淺,首先清醒過來;
只是其內傷尚未平復,古流香繼續向他推宮過血…
忽然有一女子手抱一名看來歲滿左右的嬰兒闖進來:
「爹爹!
平平,你…」
「我不礙事!」
「平平,你看來被人打傷了,誰打傷你的?」
李近平無語。
那女子所手抱的嬰兒忽然哭將起來!
「近平是被無涯打傷的,不要責怪無涯,近平是罪有應得的!」
「無涯?」
那女子抱住那嬰兒,顫抖起來,倒坐在地上:
「無涯?」


那女子這才起身,抱住那嬰兒,一步一步地走到白無涯面前…
她在白無涯的面前停住了,即使白無涯鬍鬚核突,她自然能認得出他來:
「無涯!
你沒有死!」
那女子淚盈滿臉。
「我死不了!」
白無涯故作輕鬆。
說來奇怪,那女子才開始哭,她所手抱的嬰兒非但哭聲停止了,還看著白無涯嘻嘻笑著…
「亭亭,別來無恙?」
「怎麼你竟沒死?
你死了豈不是更好?」
古亭亭說著,痛哭得頹然地伏身在地上,將那手抱的嬰兒放低在地上躺臥…
那嬰兒居然坐起身來,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這娃娃很趣緻,叫做甚麼名字?」
白無涯淚流滿臉,卻在微笑。


「李思涯!」
白無涯內息忽然出了岔子,吐出一大口血來!
這時候,李昆仁剛剛清醒過來。
功得完滿,白無涯別過李昆仁,執住古亭亭的一雙手將她扶起:
「亭亭,你就好好地跟近平一起吧!」
然後白無涯走到李近平的身前:
「你好好待亭亭,你的仇,我替你報!」
然後,沒有人可以阻止白無涯離去;
至少,白無涯是這般認為的!
那極其滄桑的笑聲,伴著白無涯的離去,傳入在場四個心境不同的大人與及那嬰兒的心中…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