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七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間,已過了一年。
李昆仁並沒有真正地被古流香趕出「梅花門」,反而是被安排在「思過崖」那邊,「煉丹房」附近的一間極其簡陋的木屋入住。
李昆仁便是保得住性命,內力已全失,更四肢殘廢,便連最基本照顧自己起居生活的能力也沒有;
古流香始終不會將他棄之不顧,乃安排下人定時定候照料他的起居飲食。
白無涯時不時也有來看他的,最近更重金禮聘工匠為他打造了一輪「輪椅」,木椅上兩旁各置輪軸一隻的一輛協助往來的交通工具…
因為李昆仁的雙手經過古流香所給予他的外浸內服的藥療,與及白無涯每次探望他時替他所做的推宮過血,已逐漸能動…


更逐漸可以驅動那以雙手來策動的「輪椅」,彌補他那始終久治無效,永遠殘癈的雙足所帶來的不便。
白無涯每次總是暗中潛入這裡的,也有在這間木屋中跟古流香遇上過好幾次…
古流香知道白無涯是有心迴避李近平和古亭亭兩夫婦的,乃心照不宣…
人心肉造,除了下人,時常來探望李昆仁的,就只有古流香和白無涯二人而已;
古流香共白無涯,皆跟李昆仁互相放低彼此之間的仇恨。
白無涯要替李近平報復魔教中人殺害他父母全家的仇恨;
李昆仁亦向白無涯提供了極有用的情報和資料;
白無涯再經過仔細的名查暗訪,終於找出當年涉案的兩名頭目,其中一人更是魔教的前任教主,失勢後卻早已離開魔教…
如是者又過了半年,李昆仁再不見白無涯來訪,估計他已往那二名殺害李近平父母全家的仇人尋仇去,卻生死未卜。
李昆仁閒時,乃修練白無涯手抄給他的沿自《九陰真經》的暗器法門來渡日,修練之前更問准了古流香…


至於李昆仁那來自《九陰真經》的暗器法門日後修練得出神入法,更間接地傳授到後世諸葛先生那正派的四大名捕的無情的身上,卻是另一個故事,這裡不表…
這一天,白無涯卻帶來兩個包袱來找上李昆仁;
白無涯告訴李昆仁,那是兩個早已腐爛的頭顱,屬於那兩名殺害李近平全家的頭目仇人,其中一人便是極難對付的前任魔教教主:
白無涯共他不眠不休地苦戰了三日三夜,最後才以內力綿長見稱的《九陰真經》取勝,以「九陰白骨爪」將他的頭顱摘下來…
當然,白無涯亦不好過,他所受的內傷亦不淺,療傷休養了足足一個月,這才完全康復過來…
白無涯吩咐李昆仁將那兩個頭顱,等候古流香再探望李昆仁時交給他,李昆仁答應了。
然後,白無涯表示,他在日後的一段時間,無復回來探望他,李昆仁凝淚於睫…
臨別,白無涯吩咐李昆仁在自己的面前,於那《九陰真經》的暗器法門試練來看看,自己則從旁指導。
望著白無涯往那懸崖跳下去,李昆仁知道,白無涯這才展開屬於他的人生的新一頁!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