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十八
 
相見歡情短,別後離恨長。
明知相思苦,偏作多情郎。
 
愛是無涯,人浮如事,幾番浮沉?
好想找過曾傾心的地方!
傾心之地,自有傾心的人。


能看看她都好…
白無涯再次潛進西門吹波的府第。
此刻的他,輕功和身法跟當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
只要他不願意被發現,府內絕沒有人能發現他。
他看見安晴了。
庭園中,小橋流水;
小橋上,安晴憑欄而立,夕陽紅映照在她的臉上,平分艷色。
「鳳仙…」
安晴竟然輕呼白無涯那「曾經」的名字來,白無涯已將自己匿身到樹上,她怎能察覺?
「奴家又來跟你請安了,祝君一切安好!」


原來安晴是朝著夕陽來跟自己說話…
白無涯但聽她說出「鳳仙」兩個字時,他的心如浸在滿滿的蜜糖中;
一瞬間他的心卻自蜜糖中掏出來,被成羣成羣的螞蟻圍住來咬…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正如我們的相遇,是最美麗的,但已經開始沒落…」
安晴的說話,更將白無涯的心扼碎;
白無涯幾乎要自樹上掉下來。
然而微風輕吹到白無涯的心中去,同時亦輕拂到安晴的心上;
安晴閉上雙眼,深深一嗦。
「鳳仙,我感覺到你離我不遠啊!


此刻的你也在想我嗎?
我們這麼遠,卻那麼近…」
安晴的一雙滿佈深情的妙目張開了,牽動了她那桃唇滿足地微笑。
白無涯不由得看得癡了。
白無涯便要現身,將安晴帶走,只是他尚有一刻的猶豫!
卻原來,只要有一刻的猶豫;
世事,往往會步向另一個結局!
命運是早註定的,有情人亦未必可終成眷屬;
如其留戀,倒不如把握相聚的一刻,至少有能一起向前走的時候…
是苦是樂誰知?
能有一些一起走過的日字就好!
既然有一刻的猶豫,白無涯見有人來了,自然會先靜觀其變。
來的是西門吹波,還拖住一名歲來兩歲看來剛懂得走路的孩子。
「娘!」
那小孩撲向安晴。


「達達乖乖!」
安晴將小孩抱住。
「好了,看過夕陽了,快跟我們一起回去吃飯!」
西門吹波道。
「都說了多少次,我看完夕陽自會回來跟你吃飯!」
安晴啐嘴道。
「就是怕你看得太久,餸菜都涼了!」
「不滿意的話,給我一紙休書就好!」
西滿吹波卻滿臉堆笑:
「娘子休來折騰為夫!」
安晴將小孩自懷內放低,小孩跌跌撞撞地,奔向西門吹波的懷抱。
安晴指住小孩說:
「叫你跟他滴血以証其身,你又不肯!
要是他是我們的骨肉,我就留低;
要是他是鳳仙共我的骨肉,你就放我們走!」


「反正達兒已姓西門,也是娘子所出,又有甚麽不同?
最重要的是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安安樂樂地生活下去就好!」
西門吹波頓了一頓:
「孩子逐漸長大成人了,我們大人之間之事,休得在孩子面前提起…
快回去吃飯吧!」
看著西門吹波和安晴右一隻手左一隻手將西門達的兩隻小手拖住在其中向前步履維艱走著的背影,樹上的白無涯只覺有萬千滋味,一起湧上心頭,欲哭,但無淚!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