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講佢失咗踪兩日,最後出現嘅地點就係我地公司附近啲酒吧,所以查下查下就查到上嚟我地公司。唉,頭先又俾啲客見到晒,今次公司真係中晒招,希望公司無事啦,如果唔係要搵過份工就慘啦!」
 
就在二人說話之際,老闆突然從他的房間裏走出來。
「阿朗,你入一入嚟!」
 
「吓?唔係呀,又關我事?」阿朗感到莫名奇妙,然後一臉無奈地進到老闆的房間內。
 
「你就係林天朗先生?我地請你入嚟,係有少少嘢想問你嘅。請問你同羅建輝先生,即係你嘅同事Daniel,係咩關係呢?」一名警員,用近乎威嚇的眼神看著阿朗。
 
「吓?咩關係,咪同事囉!」阿朗毫不在意的回答。


 
「同事?你地平時有無咩聯絡,或者有無咩金錢上嘅糾紛?」那警員用更重的語氣作出詢問。
 
「聯咩絡啫,我同佢都唔熟,最多咪佢啲客Server出事嗰陣會搵我囉!同埋邊有咩金錢糾紛,我財政狀況不知幾健康!阿Sir,你究竟想問乜呀?」阿朗由於經常工作至夜深,在街上常會被警察截停盤問,所以他一點都不怕這警察的威嚇。
 
「唔好意思,林先生。因為我地Check到,羅先生,即係Daniel,喺佢失踪嗰晚,最後搵嘅就係你!所以先想你協助調查,唔介意我再問你一啲問題呀嘛?」另一名看似較為高級的警員,用比較禮貌的態度詢問。
 
「我實唔介意架!我有得介意咩?不過一返到嚟就俾人當嫌疑犯唔係好開心啫!」阿朗怒視著剛剛那名言語上威嚇他的警察,但那警察似乎毫不在意。
 
擾攘了好一會後,警察總算調查完畢。


「唔該晒兩位嘅合作!林先生,如果你再次收到Daniel嘅電話,請你盡可能接聽同了解下佢嘅情況,之後盡快通知我地。麻煩晒!」
 
警察離開公司後,老闆把調查時所受到的氣,發洩在同為調查對象的阿朗身上。
 
「仆你個街!查還查呀,搞到我要OT,真係頂!」阿朗對著大海大喊。
 
「朗哥冷靜啲,你咁大聲今晚都係要OT架!」阿豪在一旁安慰阿朗。
 
「係喎,朗哥,頭先班差佬做咩事,點解連你都要叫埋入去?」比起阿朗加班,阿仁還是較關心剛才警察的事情。
 


「唉,原來Daniel失踪嗰日,最尾一個電話就係打俾我!所以啲差佬咪問呢樣問嗰樣囉!唉,真係黑仔!」阿朗歎了口氣,無奈地說。
 
「吓?唔係啩,佢打俾你做咩呀?」兩人略感訝異,這也難怪,Daniel和阿朗兩人除了工作上會接觸外,兩人可說是毫不相識,而且性格也大相逕庭,完全無法想像兩人會有任何聯繫。
 
「痴線,鬼知佢打嚟做咩,我都無接到,應該都係公事啩。佢打嚟果陣差唔多零晨一點,零晨十二點後唔接公司電話是常識吧!」阿朗表示不知情,但兩人聽到後,眉頭卻不禁皺了一皺。
 
「喂,你兩個搞咩呀?一聽完我講就苦埋口面咁嘅?」阿朗當然不會看漏這些微的變化。
 
「無......不過......朗哥你記唔記早幾日我地同講嗰單嘢呀?」阿仁帶點不安地說。
 
「邊單呀?咦!你......你係想講......」經阿仁的提醒,阿朗又再記起那尾班地鐵的傳聞。
 
「係......係囉,你估......會唔會......同嗰單嘢有關呀啦?」阿仁不安地問。
 
「痴......痴線啦!呢個世界邊有咁多古怪嘢,咪亂諗啦!走啦,夠鐘返去做嘢啦!」阿朗推了推兩人,慢慢走回公司,回程途中,腦海裏卻又浮現了之前夢見「屍殺列車」的畫面。


 
「朗哥,走先啦!」很快又到了放工的時間,阿豪和阿仁跟阿朗打了聲招呼後,便先行離去,整間公司只遇下阿朗一人。
 
好不容易,他總算撐到了十二點,正當他準備離開公司,老闆突然致電給他,要他處理好某個客戶的要求才離開,阿朗只好無奈地留下。
 
「仆街!正仆街嚟架!差佬上嚟查佢啫,關我鬼事咩!係都要發洩喺我身上!屌你,個客係咪低能架?Restart一次咪得囉,屌!」阿朗邊處理老闆給他的工作,一邊抱怨著,待他處理好後,已經過了三十分鐘。
 
為了追趕尾班地鐵,他馬上收拾好後便離開公司了。
他總算在十二點五十五分來到上環地鐵站,為了能早點回家,他毫不猶豫的進了地鐵站。
 
但他卻不知道,十二點五十六分的尾班地鐵,在他飛快的跑向月台時,已經慢慢離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