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吁!吁吁!睇下先,三分鐘之後有車!好彩仲趕到最後一班車啫!」少有運動的阿朗,只是稍為跑動了一下,已經氣喘連連,在確認到還有尾班車時,他立即靠在牆上休息。
 
然後,他習慣性地四處望了一眼。
 
「哇,搞咩連鬼影都無隻?」阿朗雖然感到有點奇怪,但想了想,可能只是其他人怕趕不上尾班車而沒有進來而已。
 
平時阿朗乘搭交通工具時,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會戴上耳機聽著音樂。
一來,可以避免聽到其他人吵鬧的聲音;二來,又可以靜靜的休息一下。
說穿了,就是一個宅男,希望避免和其他人接觸的一道防護牆而已。
 


此刻,他習慣性地戴起耳機,享受著陳奕迅的音樂,完全沒有注意四周的變化。
直到一曲已終,他才下意識地抬起頭,然後竟發現,一架空無一人的地鐵,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些開著的大門,仿佛在邀請阿朗進去似的。
「屌呀,架車嚟咗我都唔知......梗係OT太攰,又掛住聽歌搞到無留意啫......」阿朗看著眼前的地鐵,硬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
 
就在阿朗猶豫之際,他忽然聽到地鐵的提示聲音。
「請勿靠近幕門。請不要靠近幕門。Please stand back from the platform doors。」
 
然後,地鐵傳來一陣「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的關門提示聲效。


阿朗嚇了一跳,二話不說的跑進車廂,總算趕得及坐上這班「尾班」地鐵了。
 
在列車準備開出的時候,地鐵又再作出廣播。
「本班列車將會直接駛進終點站,請大家好好享受這趟旅程,祝旅途愉快!嘻嘻!」
 
這次的列車廣播,與以往的廣播有很大分別,至少,阿朗從沒有聽到過這樣的句子!
 
那廣播的聲音雖然仍是女的,但聲線明顯比平時聽到的要來得更高分貝,而且最後那笑聲令人聽得頭皮發麻。
 
阿朗也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屌,地鐵幾時轉咗個咁嘅廣播架?仆街,聽日打去投訴先!」
 
工作了一整天,再加上被老闆折磨的關係,阿朗已經十分疲累。
「反正一直去到終點站,咪啦,都係瞓下先。OT咗幾日真係人都癲!」
 
他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把耳機的音量調整至適合的程度後,便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朗哥!朗哥!」阿朗突然感到有人在叫喊他的名字,他慢慢的睜開雙眼,竟然是Daniel。
 
「咦?Daniel?點解你喺度嘅?你知唔知呀,出面啲人打鑼咁搵你呀,你去咗邊呀?」
 
「我......我一直都喺度,我一直都跟住你,乜你唔知咩?」Daniel的頭慢慢往下望,感覺有點奇怪。
 
「吓?你講咩呀?唉,唔理啦,你快啲返公司啦,老闆呢期成日黑面呀,得你搞得掂佢。」
 


「公司?係......公司,點解嗰日你唔聽我電話?點解......」Daniel的頭愈垂愈低,聲音也變得很奇怪。
 
「我問你點解呀,林天朗!!!!」Daniel的頭不單愈垂愈低,而且更整個頭掉在地上,滾到阿朗的腳前,用充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看著阿朗。
 
「呀......呀!!!!!!!」阿朗嚇得尖聲大叫。
 
在尖聲大叫的同時,阿朗感到全身據烈的晃動了一下。
 
然後,他才感到自己上半身狠狠的撞上了地鐵的坐椅上。
原來,剛剛他只是發了一個惡夢,由於列車搖晃的關係,他才能因為衝擊而清醒過來。
 
「呀,好鬼痛!痴線,點會發埋啲咁嘅夢......」阿朗揉了揉撞痛了的左半身,人也開始清醒過來。
 
但,阿朗可能並不希望這樣清醒過來,因為,本來空無一人的地鐵車廂裏,阿朗發現了不少人的身影。
 


為甚麼會說是人的身影而不是人呢?
原因就在於,這刻阿朗看到的「人」,全都呈現半透明狀態。
如果在街上,你看見一個人的同時,還可以直接看穿那個人身後的東西,可能的解釋大慨就是自己突然有了透視眼,第二個解釋,就是你碰上的是一個非人生物。
 
所以,阿朗看到那些半透明的「人」後,他馬上低下頭來,拿出手機在胡亂觸碰著,希望那些只是自己短暫的幻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