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當他再次抬起頭時,那些半透明的人仍然存在,而且數量好像比剛剛還增加了。
 
阿朗幾乎已肯定,他是碰上了一些奇怪的東西了,否則不可能會憑空增加了數量!
 
若遇上這事情的是你,你又會如何處理呢?
是逃跑?是罵髒話?還是把所有你認識的宗教都搬出來,希望保自己平安?
 
而阿朗,用他的行動告訴了大家,在這種情況下,除了逃避外,原來是不會有任何反應的!
縱使阿朗右手仍在電話上動過不停,但那只不過是一些反射性的動作,阿朗大腦早已一片空白了。
 


不知過了多久,大慨因為腎上腺素大量分泌的關係,他的腦袋和身體,總算開始運作起來。
 
重新反應過來的阿朗,首先做的,便是致電給阿豪。
其實他也不是特地找阿豪,而是身體本能地選擇了這傢伙。
 
阿朗反覆嘗試了無數次,甚至連救助用的緊急電話都試了無數次,卻沒有成功撥出一通電話。
當他發現無法致電給任何人時,他突然回想起,阿仁和阿豪稍早前告訴過他的一個傳聞,一個關於上環站的傳聞。
 
想到這裏,不知是偶然還是甚麼原因,阿朗抬起了頭,果不期然,他發現那些半透明的人,正以極緩慢的速度,把他們的頭,轉向阿朗的方向。
 


阿朗被這情況嚇得再次低下頭了!
他在腦裏不斷思索著,有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對抗那些半透明的人。
 
可惜的是,他只是一個普通的IT人,並不是甚麼有法力的大師,再說,他對那些甚麼神鬼學說,一向都是嗤之以鼻的!
所以,即使他想唸經或祈禱,也不知道應如何去做。
 
就在他快要絕望之際,腦海裏突然浮現了「車長室」三個字!
對,既然地鐵在行駛,那麼車長必定仍然存在,他雖然不肯定車長是否有方法對付這些半透明的人,但多一個人至少能陪他壯壯膽子。
 
一念至此,阿朗抬起了頭,但抬頭的瞬間,他感到了強烈的恐懼!


因為,那些半透明的人,全部都正面看著阿朗,雖然那些半透明的人,容貌上並不可怕,但他們都有一雙空洞的眼神。
 
那雙空洞的眼內,仿如一個深淵般,無辨法窺看到內裏的全貌,但阿朗從他們的眼神裏,能感到無盡的孤獨、無助和絕望。
那種眼神,要是讓意志稍為薄弱的人看到,可能會因此而自殺也說不定!
 
值得慶幸的是,阿朗由於恐懼所產生的大量腎上腺素,替他抵消了不少那種絕望無助的感覺。
阿朗知道,若再不行動,他遲早會被那眼神殺死!
 
他「呀」的一聲,仿佛替自己壯壯膽子一樣,便不顧一切的跑向車長室了。
 
那些半透明的人,似乎並不具有阻止他的能力。
但,這並不代表沒有對阿朗造成傷害!
 
因為,當阿朗穿透這些人的時候,除了能感到一陣強烈的寒意,由頭頂一直傳至他的腳底外,他還感受到非常強烈的負面情緒,那些負面的力量,像利刃一樣,慢慢削弱阿朗的心靈!
 


幸好,那些半透明的人行動非常緩慢,並沒有很快追上阿朗。
所以,在穿過了所有半透明的人後,那種負面情緒也隨之而消散。
 
就這樣,阿朗成功來到車長室前。
 
「車長!車長!開門呀!開門呀!」阿朗用力的拍打著大門,但任他如何吵鬧,始終都得不到回應。
 
然後,他感到在他身後傳來一陣強烈的厭惡感。
他回頭一看,只見那些半透明的人已經追了上來,而且更慢慢逼近他。
 
這一刻,阿朗感到絕望了,他像脫了力般,雙膝跪在地上,眼淚則從眼眶裏瘋湧而出。
他閉上了雙眼,感受到那種厭惡的感覺正一步一步的侵蝕他,他知道死亡已近在他眼前了。
 
突然,他感到地鐵晃動了一下,然後「轟隆」一聲,那種纏繞在他身上的不安感一掃而空。
 


他微微張開雙眼,確認那些半透明的東西都消失後,才慢慢站了起來。
 
他稍為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在他旁邊的車長室,不知何時竟然打開了,但內裏卻是空無一人。
除了車長室,地鐵所有的門都打開了,阿朗看到了一個正常的月台。
 
阿朗這一刻非常高興,因為他認為,地鐵已到達了終點站,所以所有門都開啟了。
而車長室沒有人,只是因為這是一輛無人駕駛的列車。
 
阿朗並不在意細節中的一些不合理之處,他已認定這裏便是柴灣終點站。
他毫不猶豫的下了車,在看到月台的全貌後,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