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呆住的原因,是因為月台的牆壁上,那清晰可見的「上環」二字。
 
「痴線!無可能?點會咁?」阿朗開始感到混亂,他開啟了手機,時間顯示為「01:43」,即是他由坐上地鐵的那一刻,已經過了超過四十分鐘。
 
四十分鐘,即使是服務不斷受阻的平日,也應該到達柴灣了。
現在,別說是柴灣了,地鐵竟然還停留在原站,阿朗實在無法解釋眼前的情況。
 
阿朗亦有設想過,會不會地鐵在到達柴灣後,又重新開出,來到上環站才停下。
但月台上的路線指示牌,給這想法狠狠的摑了一巴掌,因為這個月台,是駛向柴灣方向的,眼前的種種,阿朗都無法整理出一個合理的原因。
 


若硬要說這個上環站,跟平時有沒有甚麼不同,那也是有的。
 
就是現在的燈光,是一閃一閃的,跟平日那光亮的感覺非常不同。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月台上的一切,看起來都比較殘舊,牆上的顏色有點剝落,幕門和幕門上的路線圖,也有點破損。
 
四周的環境配合起來,形成一種凄冷的感覺,令阿朗感受到一股不愉快的壓逼感。
 
他呆站了好一會後,突然驚覺呆站著並不會對事情有所幫助,所以他開次開啟了電話。
 
「仆街,呢個時候你無訊號?頂,打唔到電話又上唔到網……唉……」阿朗發現身上的唯一通訊工具竟然沒有用處,心中的不安感持續擴大。


 
就在不感持續擴大的同時,他突然聽到一些像奇怪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感覺就像有兩人在身後交談著的那種感覺。
 
「有人!」阿朗回過頭來,那聲音像察覺到他的動作,一瞬間消失無踪!
 
而且,轉過頭後,他才想起自己是身處在車長室的那一卡列車外,背後是一道牆壁,根本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容納著兩人而不被他發現。
 
「咩事呀……」阿朗心裏其實有某種想法,但他不太願意承認自己那荒誕無稽的思想,面對著牆壁的他又轉過身來。
 
這次,他又一次聽到一些聲音,這次的聲音比剛剛的來得緊張得多,而且感覺像是一群人在吵鬧著甚麼!


 
最神奇的是,這些聲音,阿朗清楚感到是在前方傳來的!
而前方卻是空無一物的月台,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聲音傳來!
 
就在他疑惑之際,那些聲音突然變得愈來愈緊張,而且還間歇性傳來一些慘叫聲!
阿朗被嚇得跌坐在地上,雙手在地上撐扶著的他,正不斷顫抖著,他內心的恐懼已到達一個快要爆發的水平。
 
然而,在他的內心快要撐不住時,聲音又再次消失了!
他坐在地上氣喘連連,用那雙充血的眼睛監視著前方,過了好一陣子後,阿朗才恢復了思考能力。
 
他站了起來,腦中開始封鎖一些奇妙怪異的想法,大概因為腦袋判斷出那些東西只會使他更為緊張,所以安全機制便啟動起來,避免阿朗壞掉。
 
在封鎖掉「多餘」的思想後,阿朗很快得出一個結論!
 
「頂!我諗咁多做咩啫,呢度分明就係上環站!我出返去搭的士咪得囉!我真係傻傻地!好,行動!」阿朗嘗試告訴自己,這一切其實都是沒有問題的,純綷是因為各種巧合結合才會這樣。


 
人往往都是這樣,在面對一些難以理解或解釋不了的事情,大家都會偏向相信理性分析和利用過往的經驗去總結出一個自認為合理的結果。
 
縱使當中還存有很多疑點或解釋不到的地方,一旦人們說服了自己那是合理的,便會感到安心。
 
這大慨就是人的天性吧,人就是比較難去接受一些超過自己認知範圍的事情,一旦超過,就會啟動保護機制。
 
這就是現在的阿朗了,他已經得出了「離開上環站就好」的這個結論,代表他已放棄了思考眼前的異狀了,所以接下來,便是把想法付諸實行了!
 
於是,阿朗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那異常冰冷的空氣進到他身體裏時,雖然令他打了一個冷顫,但也令他頭腦清醒了一點。
 
他沿著月台,慢慢的走到電梯的位置,但他竟發現,電梯不旦停止運作,還有一個正在維修的牌子,而且他還能看到電梯的內部構造,即是說他不能沿著電梯離開了。
 
「奇怪……頭先明明無維修架……算啦,唔理啦,快啲離開呢度比較重要!」阿朗心中這樣想著,便打算利用一旁的樓梯離開。
 


來到樓梯的位置,只見兩旁的扶手位置,上面都佈滿了暗綠色的東西,感覺像是一些青苔或藻類的植物。
 
這看起來十分不尋常,按道理地鐵每天都會有職員去清潔地方,斷不可能會容許這些青苔狀的東西生長在扶手位置。
 
阿朗毫不介意,只是不顧一切的繼續前進!
不知道是已經對這些奇怪的異象麻木了,還是已經沒有多餘心思再去理會了,他現在只想盡快離開上環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