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吁!吁吁!奇怪,點解行咁耐都未上到去嘅?」阿朗步行了好幾分轉,在樓梯上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彎,但樓梯就像永無止境的一直向上延伸著。
 
阿朗又再走了一會後,他實在感到累了,便坐在樓梯上休息。
當他的臀部碰到地上時,一股奇怪的、濕潤的感覺滲進他的褲子,接觸到他的皮膚。
 
「仆街,乜撚嘢嚟架?暗紅色……好彩無咩味!」這種討厭的觸感使他嚇得站了起來,他摸了摸褲子上的粘液,嗅了嗅後,確定沒有甚麼奇怪後,他抹了抹要坐的位置,便重新坐下來。
 
「抹完都仲係濕濕地……唉,算啦……死啦,我究竟去咗邊呀?」靜下來的他,腦子又重新運作起來,開始思考各樣的可能性。
 
「時空穿越?無理由呀……世界末日?我呢啲人點會唔駛死呀……」阿朗還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想法,稍為恢復體力後,便繼續往上走了。


 
「我死唔信行唔完呢條樓梯!」阿朗就是靠著這樣的想法,一直堅持向上走,然後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踏破了多少級樓梯,阿朗總算把那些樓梯給走完了!
 
「大堂!係大堂呀!」阿朗看到那個熟悉的大堂,差點高興得流下淚來。
 
但這其實十分奇怪,如果對上環站稍有認識的人,應該知道上環站是三層式的結構來的。最上層是大堂,中層是原本是一個空置了的月台,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被地鐵公司封閉起來了,但中層的空間仍然存在,只是再看不到那個空置的月台罷了。而最底層,便是真正乘搭列車用的月台。
 
所以,照道理來說,最底層並沒有一條樓梯能直接回到大堂的。
然而,阿朗已理會不了那麼多,他只知道即將可以離開這個詭異的上環站。
 


他跑到那些入閘機前,把自己的個人百達通拿了出來,準備離閘。
但他卻發現,這部入閘機跟平時有點不同,除了比較殘舊和有點暗綠色的青苔外,這入閘機竟然沒有百達通讀卡器!
 
而且不是眼前這部沒有,而是全部都沒有!
無可奈何下,阿朗只好跨過入閘機,走到大堂的位置!
 
然後,他看了看四周,發現這個上環站真的非常奇怪。
因為四周的環境除了異常殘舊外,那些標示著出口的指示牌,全都被一些黑色的液體給遮蓋了,完全看不到指示牌上的文字!
 
「搞咩呀?唔係真係世界末日呀?啲嘢全部都殘殘舊舊咁?」阿朗實在禁不住自己這樣的想法,有一瞬間,他甚至希望自己只是在發一個夢,一個異常真實的夢。


 
就在四處觀察之時,阿朗突然注意到,地鐵的客戶服務中心,整塊玻璃都沾滿了血紅色的液體,而玻璃上本應有一些小洞和空隙,現在都被一些紅色的物質給阻擋著,仿佛不想給別人看到內裏的情況似的。
 
這樣奇怪的一個地方,吸引了阿朗的視線,雖然他知道,自己應該以離開上環站為優先,但眼前的客戶服務中心,仿佛有甚麼魔力吸引著他,使他一步一步的慢慢走近。
 
現在,他和客戶服務中心大概只有一步之遙,在這極近的距離下,他好像聽到有一點非常微弱的聲音,從中心裏傳出來,是人嗎?
 
阿朗很想窺看裏面的情況,但那沾染在玻璃上的紅色液體卻阻礙了他。
然後,阿朗看到那些紅色的液體,像有生命般動了一動,於是他把右手慢慢伸向玻璃,想確認一下是否錯覺。
 
當他的手觸碰到那塊玻璃時,那些紅色液體突然全部剝落,阿朗終於看到內裏的情況了!
 
令人意外的是,客戶中心竟空無一物,整個空間,真的甚麼也沒有!
 
正當阿朗感到奇怪之際,在客戶中心內出現了一個影像。


 
顯示的是一個舊式月台,既沒有幕門也沒有那些電子顯示器。
影像當中,有一個人正站在月台等候列車,就在列車快要進站的時候,那個人一下子向前躍下。
 
那人躍下的時候,列車剛好駛進站來。
而那人還沒有踫到路軌,就在空中被那列車撞到了!
 
撞到的一刻,首先看到的是,大量鮮紅色的血液噴濺出來,而他的身體各個部位也被撞斷了!
而那些血液和殘肢,就這樣黏在客戶服務中心的玻璃上!
 
原來,剛剛那些紅色的液體,是這樣弄出來的。
阿朗被這驚嚇的一幕,嚇得整個人倒在地上,胃液從他嘴裏瘋湧而出。
 
「死……死人啦!」阿朗嚇得嘔吐大作的同時,他實在無法忍受繼續待在這個詭異的車站裏,他勉強的撐起自己的身子,向著出口方向跑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