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了恐怖一幕的阿朗,此時正以九秒九的速度跑向出口處。
 
阿朗在看到出口時,非常幸運地,出口的閘門竟沒有關起來,而且他更能看到出口外的景色。
 
街上雖然已經漆黑一片,而外面亦只有微弱的燈光,正常情況下,這並不是一個會令人感到愉快的景色,但此刻的阿朗,單單是能夠看見外面的景像,已令他歡喜若狂了。
 
當他滿心歡喜地逃離出口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咦……點……點解會咁?」阿朗難以置信地往後看了一下,他仍能看到出口外的景色,但他非常肯定,他已經離開了出口才對!
 


他對這個現象感到大惑不解,他整個人轉過身來,非常小心的,再次準備慢慢的從出口離開。
 
這次,他把右腳謹慎而小心的,放到出口外,當他肯定右腳已在出口外,而外頭的景色仍沒有改變後,他把左腳提起,然後整個人慢慢穿過出口。
 
他在通過出口時,保持著雙眼持續開啟,仿佛若不這樣做,眼前的景色便會乘著他閉眼時偷偷溜走!
 
可惜,即使這次他非常確定沒有閉上眼睛,而眼前的景像仿佛是在開玩笑般,當他整個人都穿過了出口時,他再一次發現,眼前的仍是上環站內的出口通道。
 
他開始感到慌張,不明白自己為何仍停留在上環站內,完全走不出這個空間。
 


他知道這已經不是可以理性分析的時候了,他鼓起勇氣,再一次嘗次剛剛的動作,當然,結果仍是不變。
 
然後阿朗像發了瘋般,不斷嘗試離開出口,但每經過出口一次,他便又發現自己回到地鐵站內!
 
不死心的他,跑到另一個出口嘗試離開,可惜結果還是一樣。
在無數遍的嘗試後,阿朗終於忍受不了,大喊了一聲後,便一下子坐了在地上。
 
「點解會咁……我只係諗住慳啲錢搭地鐵啫,究竟發生咩事呀?」阿朗坐在地上,雙手掩面痛哭起來。
 
在一片混亂的思緒中,出口外突然下起雨來,而且雨勢愈來愈大。


坐在出口旁邊的他,只能聽到雨水那「淅淅瀝瀝」的聲音,卻絲毫沒有雨水濺進來的感覺。
 
阿朗把手伸到出口外,他非常肯定,他能感到雨水打在他手上的感覺!
可是,當他把手收回來時,他的手仍是那麼乾澀,連一點雨水都沾染不到!
 
坐在地上的他,開始笑了,他看著出口外的景色,放聲大笑著。
他那帶點無奈,又像有點絕望的笑聲,在雨聲的襯托下,更顯得淒涼和冰冷。
 
在這異常的情況下,正常人大慨都會感到絕望,甚至崩潰也不出奇吧?
阿朗也只是一個普通人,他能承受的壓力其實也差不多到極限了,甚至在他腦海內已經開始出現輕生的念頭。
 
他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零晨三時了,他在這個鬼地方已經待了超過一小時,也難怪他會感到如此絕望。
 
他看著那完全收不到任何訊號的手機,想到自己平日那麼依賴的工具,在這情況下竟然完全起不了作用,一種悲憤的心情不禁油然而生!
 


「仆街!仆你個街!咁貴買你返嚟都無撚用!食屎啦!」阿朗把他那無處宣洩的情緒,全都發洩在他的手機上。
 
他狠狠的把手機扔向出口處,藉此發洩內心那不安的情緒。
而可笑的是,當手機穿過出口處時,那部手機再一次出現在上環站裏,更狠狠的撞到阿朗的頭部,發出「呯」的一聲!
 
阿朗痛得按著自己的額頭,眼神兇狠的看著掉在地上的手機!
 
「仆你個街!食屎啦!」阿朗本來心情已經不好,再被自己的電話撞到後,怒火已到達頂點,他提高了右腳,準備狠狠的把這手機踏破!
 
就在他的右腳快要落在手機上前,阿朗發現手機突然亮了一亮,他馬上停住了自己的右腳,緊張地把地上的手機撿了起來。
在這個絕望的時間,天啊,他竟然收到了一個訊息。
 
他雙眼立刻發出光芒,開啟了手機,進入了通訊的畫面,總算看到了訊息的內容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