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哥,提提你,聽日個客會嚟公司,記得準時返工。」發送訊息的是阿豪。
 
「死仔包,仲同我講返工!算啦,我第一次覺得收到關於返工嘅Message會咁開心!仆街,唔好講咁多,唔知仲可以用幾耐!」阿朗第一次為收到關於工作的訊息這麼高興。
 
「衰仔,唔好講呢啲住!我問你,之前你咪話你朋友上咗尾班車之後唔見咗嘅!你依家唔信都要信架啦,我今晚就係上咗嗰架尾班車,依家仲係上環站走唔到,幫我諗下計啦!」阿朗很快把訊息發送出去。
 
「吓?唔好玩啦朗哥,就算係真,我邊有方法幫你呀?」阿豪應該還是半信半疑,但也很快的回應了阿朗。
 
「我無玩呀!講堅!點都好,你上網又好點都好,幫我睇下有無咩方法啦!我話返俾你知我究竟遇到啲咩啦!」阿朗開始把他所經歷的東西,和現在的處境全都告訴阿豪。
 


在一輪的訊息過後,阿豪總算找到一些眉目。
 
「朗哥,我啱啱上網見到有啲人講,通常呢啲咩失踪呀,神秘消失呀,都一定要經返原本條路先有機會走到。你話你上咗地鐵就去咗一個唔知咩地方,我諗你都係返去地鐵嗰度好啲啦。」
 
「吓?唔係呀,又要我落返去?不過留喺度又真係無嘢做到......唉,算啦,死就死啦!」阿朗內心下了決定,跟阿豪發了個訊息感謝他後,他又準備回到月台的位置了。
 
他把手機放進口袋,便離開出口的位置,回到月台去。
 
一切看似如此突然順利起來,電話突然有了訊號,又能跟別人通訊。
但實際上,這一切真的如此順利嗎?


 
如果真的有了訊號,為甚麼阿朗不撥出電話求救呢?
其實一切也很不合理,阿豪突然在這深夜裏,發送訊息給阿朗。
而阿朗的求助,竟然又順利的得到解答。
 
到底為甚麼會這樣順利呢?
難道真的有某種力量在幫他呢?
 
但事實是殘酷的,阿朗的手機上,訊號一欄一直是顯示著「沒有服務」。
那麼,剛剛的對話到底是甚麼回事呢?


 
可能的解釋是,一切都只是阿朗在極大的壓力下,加上剛剛頭部遭受電話的撞擊,所以幻想出一些合理的解釋讓自己不會因為壓力而倒下。而解決方法也只是他從過往的經驗,自行想像出來的。
另一個解釋,就是真的有某種東西透過他的手機和他進行交流。
 
但不管是哪個解釋,已不再重要了,因為阿朗已經決定了要回到月台去。
在回到月台前的這個瞬間,阿朗回頭看了看出口外那熟悉卻無法觸碰的景色,仿佛,是為了作出最後的道別似的。
 
阿朗再次跨過入閘機,來到那漫長的樓梯前。
猶豫了一會後,他總算跨出第一步,再次向月台進發。
 
不知道是否錯覺,感覺樓梯好像比剛剛還要殘舊,而在充滿不知名黏液的地上,阿朗好像看到一個又一個,不太明顯的腳印。
 
但他並沒有餘暇理會那些異像,他只想快一步重新坐上那輛列車,藉此回到正常的世界去!
 
在下樓梯的過程中,那些奇怪的黏液感覺被之前更加黏稠,阿朗感到每一步都需要用到很大的力氣。


 
「踏踏!踏踏!」就在阿朗在樓梯上掙扎前行期間,他突然聽到了像是很輕的腳步聲,正從下方傳來。
 
阿朗停下了腳步,不敢貿然前進,他集中精神仔細聆聽。
雖然那腳步聲非常微弱,但阿朗可以肯定,應該是有甚麼人在下方。
 
而從那腳步聲逐漸變小來判斷,那人應該跟阿朗一樣,是正在下樓梯的。
但這就奇怪了,剛剛阿朗在大堂時,明明看不到有任何人存在,到底在下方的那人,是何時下樓梯的?
 
若那人原本就在大堂,又為甚麼不跟阿朗碰面,而要選擇偷偷下樓梯呢?
還是說,這微弱的腳步聲,只是阿朗產生出來的幻覺而已?
 
他知道呆在原地是不會有任何答案,所以他選擇了加快速度,準備追上那個神秘人。
 
就在阿朗加快速度之際,他也注意到,在他下方的腳步聲也變得急促起來,大慨那神秘人也發現了阿朗的腳聲,所以也加快了速度。


 
就在阿朗準備追上去時,卻發現在拐了個彎後,除了繼續向下延伸的樓梯外,在樓梯的一旁,竟出現了上環站的中層!
 
阿朗看到這個中層後,不禁停下了腳步,因為他非常肯定,第一次走這樓梯時,這個中層是不存在的。
停下腳步的同時,他聽到那腳步聲漸漸遠離他,他猶豫著到底要繼續追那神秘人,還是在這突然出現的中層進行調查。
 
不需太多的時間,阿朗便決定向下繼續追那神秘人。
他想起了阿豪訊息中提到,想要離開這個神秘空間,最好的方法是偱原本的途徑離去。
再者,他實在很想知道,那腳步聲是否來自甚麼人,因為他直覺上認為,這個神秘人,可能會是他的同伴也說不定。
 
所以他又再度向下追趕那神秘人,但突然,他聽到了下方傳來了一聲悽厲的慘叫聲。
 
「弊!」阿朗聽到那聲慘叫後,心裏一陣寒意油然升起,腳步變得更加急促。
 
「千祈唔好有事!」阿朗總算完成了那無盡的樓梯,他一個箭步衝向往柴灣方向的月台,卻看到了最不想看見的景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