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你講咩呀?咩第一個失踪者呀?」阿達不解地問。
 
「咪住,等我確定下先!你係咪有個朋友,叫做李俊豪,佢係做IT嘅!」阿朗需要一個更加肯定的答案。
 
「你點知架?我真係有個朋友叫李俊豪架!頭先我搭地鐵嗰陣撞鬼,我都係打俾佢求救,點知佢完全幫唔到手!講起上嚟,我部電話仲跌鬼咗喺架地鐵入面添!」阿達略帶不滿地說著。
 
「係你啦!係你啦!你就係第一個失踪者啦!你唔係消失咗兩個月嘅咩?點解好似一啲事都無咁嘅?你食啲咩?飲啲咩架?你一定知道點樣喺度生存落去啦,太好啦!太好啦!」阿朗看見消失了兩個月的阿達竟然相安無事,還活得好好的,他原本那近乎熄滅了的求生意志被徹底點燃,興奮得抓著阿達的兩臂。
 
阿朗相信,只要能生存下去,就總有機會離開這個鬼地方的,所以他實在難掩內心的興奮!
可是,接下來阿達的說話,卻把他再次打進絕望的深谷裏。


 
「吓?咪住先,阿朗哥!我真係聽唔明你講咩喎!咩第一個失踪者?咩兩個月呀?雖然我唔見咗部電話,但我有戴錶架,我嚟咗呢度幾個鐘咋喎!」阿達明顯真的不知道阿朗在說甚麼。
 
「幾個鐘?點會呀!無可能架喎!」阿朗不敢相信阿達所說的話,但眼前的阿達,不論是穿著的衣物或是他的身上,都完全不像一個在這種鬼地方待了兩個月的人!
 
「咩無可能呀,如果我真係留咗喺度兩個月,咩人都死啦!係咪先?」阿達不肖地說。
 
阿朗看到阿達的反應,也不認為他在說謊,而且,他亦沒有必要這樣做。
 
「呢次真係......唉,我都唔知點講好啦......你自己睇下啦!」阿朗從口袋裏拿出了電話,把電話上的日期展示給阿達看。


 
「痴......痴線!無可能!無可能!明明只係幾個鐘!點會過咗兩個月......無可能......」阿達看了看手機上的日期後,明顯變得有點慌亂起來,看來他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我都覺得無可能!但比起頭先我喺出口經歷嘅嘢,呢件事都唔算太難令人接受!」阿朗十分理解阿達的反應,畢竟在這裏的一切也是這麼難以置信的。
 
然後,兩人保持了沉默約五分鐘後,阿達總算開始冷靜並接受了眼前的事實。
 
「好,我......我信你講嘅嘢......你都無必要咁樣去呃我!頭先我聽到你話出口遇到啲古怪嘢,其實我原本都諗住向出口方向行嘅!不過我聽到......應該係你嘅腳步聲係上面傳落嚟,我先走咗落嚟最低呢層!你......可唔可以講返俾我知發生咗啲咩事?同埋出口又有啲咩奇怪?」阿達整理好心情後,便簡單地進行了提問。
 
阿朗聽到後,便把阿達在外面失踪了兩個月的事情,另一失踪者Daniel,還有阿朗在這詭異的地鐵站內經歷的一切,簡單地告知。


 
「竟然係咁,咁睇嚟呢架尾班車都......都幾邪!」阿達努力消化從阿朗得到的訊息。
 
「雖然唔知有無幫助,但係你都講下你頭先發生咗咩事俾我知,睇下有無咩線索。」阿朗提議。
 
「好!雖然我同你喺呢個地鐵站經歷嘅時間差唔多,但我其實無咩特別!一開始都係同你一樣,喺地鐵上面見到啲半透明嘅人,我逃走到車尾之後,無幾耐架車就停低咗啦!我見架車停咗,咁咪即刻衝出站囉!個站好奇怪,雖然都係寫住往柴灣方向,但我行晒成層都搵唔到任何電梯或者樓梯離開!跟住我準備返上地鐵嗰陣,竟然發現到一個掛住『出口』嘅水牌隔離,無啦啦多咗條樓梯!我一見到出口梗係即刻衝出去啦!之後就係聽到你嘅腳步聲,所以我就落咗嚟呢層啦!」阿達清楚地說明了他遇到的情況。
 
「原來係咁,聽起嚟又真係無乜特別......」阿朗聽完後,也想不出任何離開這裏的線索。
 
「不過呢,頭先你話我消失咗兩個月,但係我體感時間只不過係失咗踪幾粒鐘啫!我係度諗呢?會唔會我地都穿越咗時間,嚟咗同一個時間點,所以先會出現呢個情況!」阿達把想到的直接說出來。
 
「穿越時間?都唔係無可能喎!但係......就算係穿越時間,其他古怪現象都解釋唔到架!」阿朗沉思了一會後,最終還是認為不太可能是時空穿越。
 
「定我地俾人捉咗去做實驗?又或者會唔會係地底人想捉我地呀?我之前睇過啲書都係咁講架!」阿達緊張地說。
 


「我知你講咩,我都有睇,但人地嗰啲小說嚟架,咪玩啦!同埋如果真係地底人,隨時都捉到我地啦!仲有嗰啲半透明人都係解釋唔到架!」阿達的想法其實阿朗早已想到,但阿朗始終解釋不了。
 
「咁......咁剩返嘅解釋......應該都係.....嗰啲嘢......作怪啦喎!」阿達在說的同時,忍不住大口的吞了一下自己的唾液,那聲音在這只有兩人的空間裏顯得特別清晰,也為現場增加了不少緊張感。
 
阿朗沒有回應,不知道是他心裏也這麼認為,還是說他根本找不到任何說話去反駁阿達。
 
「算啦,再諗落去都唔會有任何幫助!我地諗下點離開仲好啦!」阿朗選擇放棄思考,他現在只想好好考慮如何離開這個鬼地方。
 
「唉,如果走到嘅話,你同我都唔駛咁愁啦!」阿達大概是感到累了,一下子躺在冰冷的地上。
 
「呀!點解地下又濕又凍架?咦,又係啲青苔,仲以為得樓梯有啫,估唔到咁快生到落嚟!唉,早知頭先入地鐵瞓陣先啦!好攰呀!」
 
「咪住!你講咩話?你嗰層有地鐵?」阿朗聽到這裏,雙眼立刻重燃光芒。
 
「吓?係呀,我走嗰陣架車都仲喺度。做咩呀?你又想瞓呀?」阿達不解地問。


 
「我都想瞓,不過依家唔係瞓嘅時候!我地即刻上返去上層,我地要去返地鐵入面!」阿朗笑說。
 
「咁又有咩用?」阿達還是不明白。
 
「因為,我地可以搭架地鐵嚟咗呢個世界,即係話,我地應該都可以搭返架地鐵離開呢個世界啦!係咪?」阿朗興奮地說,仿佛他已經確定能夠逃脫似的。
 
阿達聽到後,也認為不無道理,所以他也打起精神,準備跟阿朗一起返回原本的樓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