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下了決定後,便動身離開最底層。
他們重新來到那樓梯前,兩人都不禁停了下來。
 
「你……覺唔覺條樓梯好似……有啲奇怪?」阿朗首先開口。
 
「我諗,呢啲唔叫有啲奇怪,應該係好鬼死奇怪先啱囉!」阿達說得比較直接。
 
兩人再次看著眼前的樓梯,雖然仍然是佈滿青苔和充滿著古怪的黏液,但樓梯的中間部份,地上的黏液完全消失了,而消失了黏液的部份,剛好可以容納他們兩人前進,仿佛在邀請他們上去似的。
 
「點……點好呀?」阿達看著眼前的情況,忍不住詢問阿朗。


 
「點?你係咪香港人呀?」阿朗說。
 
「吓?我雖然係混血,但我都係香港人嚟!咁關我個問題咩事?」阿達不解地問。
 
「係香港人就得啦,屌,你估依家有得我地揀咩?仲望,行啦!」阿朗笑了笑,然後便率先踏上了樓梯,繼續前進。
 
「呀,仆街,真係睇你唔出喎,呢個時候仲識講笑!唉,行就行,死就死啦!」阿達笑著跟著阿朗前進。
 
其實阿朗原本就是一個愛說笑的人,從他對阿豪和阿仁的態度亦可知一二,只是來到這個鬼地方後,阿朗的神經一直繃緊,直到遇上阿達,他的精神才得以放鬆起來,亦開始回復正常。


 
但其實這種狀態非常危險,因為人的精神和橡筋其實有差不多的特性,如果不斷用力拉扯,失去彈性事小,最嚴重的是會就此斷開。
 
若大家曾經試過把橡筋拉斷,應該會注意到,在斷開的瞬間,那種反作用力,其實是頗大的!
 
而阿朗此刻的精神狀態,其實已經經歷了好幾次的繃緊和放鬆,若然再出現甚麼事情,而導致阿朗的精神狀態被破壞,實在很難想像他會做些甚麼事情出來。
 
「阿朗哥,你無嘢呀?咁嘅情況都仲笑得出?」阿達跟著阿朗一直往上走,走了一會後,終於忍不住問他。
 
「痴線,梗係無嘢啦!我只係好開心終於有人陪下啫,頭先我嘅經歷真係太恐怖啦!講明先,我唔係Hehe,你唔駛擔心!」阿朗笑著回答。


 
「我明呀!雖然我無好似你咁喺出口嗰邊見咁多嘢,但頭先嗰幾粒鐘我都真係好驚架!」阿達附和。
 
「不過唔駛驚啦!如果架列車真係好似你咁講,仲未開走嘅話,咁我地上到去咩都唔好理即刻衝上車!咁我地就走到架啦!」阿朗回應。
 
「咁……如果架車無咗呢?」阿達問到了重點。
 
阿朗聽到後,臉色不禁一沉,當然他不是沒有設想過這個情況,只是他刻意不去多想。
因為即使列車存在,到底坐上車後能否回到正常世界也是未知數,他實在不想再為腦袋增加負擔了。
 
「唔會嘅!一定有!一定會有嘅!」阿朗嘴上雖然是這樣說,但說話時沒有剛才那般肯定。
 
阿達明白,其實那只是逞強的說話,但他也沒有不識趣的道破,始終,他也希望那列車仍然存在,好讓自己盡早逃離這地方。
 
他們又走了約數分鐘,總算再次見到那中層月台的出口了!


 
「終於到啦!咦?」阿朗來到出口旁,看了看出面,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由於剛剛阿朗只顧追趕阿達,並沒有仔細看過這個出口外的景像。
原來在出口外不是甚麼月台,而是一條長長的走廊!
而這條走廊,給他一種奇怪的感覺,所以他才會突然停下並發出疑問的聲音。
 
「做咩停低呀?」阿達問。
 
「你……覺唔覺呢條走廊有啲古怪?」阿朗問。
 
「古怪?嗯……呀!比起頭先我行嗰陣,依家闊咗囉!好似……啱啱好夠兩個人行喎……」阿達說到最後,也察覺到阿朗所說的古怪之處。
 
「同……同樓梯一樣,都係啱啱好夠兩個人行……」阿朗也總算明白那種奇怪的感覺是甚麼了!對,和剛剛樓梯一樣,這走廊仿佛也在邀請兩人前進。
 


兩人對望了一下後,便點了點頭,左右並排的向前邁進!
 
原本放鬆了的阿朗,在這條走廊前進時,神經亦慢慢開始繃緊起來。
因為整條走廊上,除了是暗暗淡淡,令人不舒服的紅色之外,還隱隱散發出一股臭味!
 
臭味並不強烈,但卻持續影響著兩人,阿達亦開始不耐煩起來。
 
「頂,頭先我走嗰陣明明無咁臭架喎!啲牆.…..仲要又濕又滑,好嘔心呀!」阿達忍不住用手碰了碰牆壁,手上馬上沾染了那種腥臭的液體。
 
「無事嘅!無事嘅!好快就到架啦!好快就到架啦!」阿朗此時的說話,不知是對阿達說,或是只是在自言自語。
 
兩人在這走廊前進時,心情愈變愈差,精神也愈來愈緊張,但就在兩人快要爆發之際,他們總算看見眼前出現了一道亮光。
 
「阿達!係出口!」阿朗馬上大喊。
 


「係呀!我地快啲行啦!」阿達也高興地附和。
 
兩人懷著興奮的心情,腳下不斷加速,急步跑向出口!
終於,兩人走完了這條漫長的走廊,來到了神秘的中層月台了!
 
然後,兩人走出月台時,臉上的表情明顯有所改變。
到底,他們看到了甚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