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達!係......係地鐵呀!喺度!架車仲喺度呀!」阿朗高興得全身發抖,一瞬間就像得到了全世界般。
 
「咁我地係咪走得啦?正呀喂!」阿達也感到非常高興,馬上跟著阿朗向前跑。
 
兩人跑到第一卡的車廂前,途中並沒有任何的阻礙,過程順利得令兩人都不敢相信。
 
然後,兩人站在車廂外,在這寂靜的空間中互相對望,仿佛在問對方:「真係咁順利?」
 
猶豫了一會後,還是由阿朗打破沉默。
「上……上車啦……」


 
嘴上雖然如此說著,但阿朗的雙腳好像結了冰一般,仍然停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係……係囉,上車啦,無嘢嘅。」阿達附和,右腳提起了一半的他,本想一下子踏進車廂內,但他仍是沒有向前邁進,提起了的右腳也重新落在原地。
 
想不到剛剛兩人遇到各種怪事,也仍然敢於前進。
反而在暢通無阻的情況下,兩人才猶豫起來,人的行動還真是不可思議。
 
兩人互相對望了一會,看見對方猶豫不決的動作,隔了一會,兩人都輕輕笑了起來。
大概也感到這樣的動作十分滑稽吧。


 
「唉!行啦!頭先咁鬼恐怖都無事,依家反而驚?」阿朗這句說話,既是對阿達說,亦是對他自己說的!
 
然後,他真的把右腳微微踏前,跨過了月台與車廂間的空隙!
右腳已在車廂裏的他,心臟禁不住加快了速度,那聲音大得兩人都能聽見!
 
靜止了大約三秒左右,確定沒有任何怪事出現後,他把左腳都踏進去了!
 
然後他興奮地回頭:「無事!無事呀!快啲入嚟啦!」
但興奮的時間維持不了一秒,阿朗便又沉默起來,臉上更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只因本應站在車廂門外的阿達,竟然不見了。
而且外面的景像看起來,竟像舊式電視機接收不良時,所出現的雪花畫面一樣,一閃一閃的。
 
「阿達!!!!」阿朗在車廂裏大喊起來,空無一人的車廂迴盪著他的叫聲,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外面那像雪花一般的畫面,漸漸地清晰起來。
然後,阿達再次出現在阿朗眼前!
 
兩人的臉上均露出了不安的神色,似乎剛剛不只是阿朗,阿達看來也像經歷了甚麼似的。
 
而阿朗重新看到阿達後,他第一時間從車廂裏離開,回到月台上!
 
「吁吁!吁吁!」阿朗不停地深呼吸,希望藉此冷靜下來。
 


在一旁的阿達也是差不多的情況,他也在努力地使自己冷靜下來。
 
「頭……頭先你見到啲咩?」阿朗從震驚的心情中恢復過來。
 
「吓?」阿達仍是有點心不在焉。
 
「我……我問頭先你見到啲咩呀?」阿朗再次詢問。
 
「頭先……頭先我見到你入去……一開始我仲見到你個人,但係你成個人入晒去之後,你……你就成個人唔見咗!之後……我……我就見到架車閃下閃下,變到半透明咁……我以為……以為你……消失咗!」阿達回想起剛剛的情況,心裏仍猶有餘悸,他用上了「消失」來代替了遭遇不測的意思。
 
「吓?你知唔知……頭先我喺入面,同你嘅情況都係差唔多,你突然之間唔見咗!我……我都以為你……消失咗!」阿朗也回應。
 
兩人在心情稍為平復後,再次互相對視,他們腦海中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仲上唔上去架車度?」
 
他們心裏其實明白,底層的月台除了那樓梯外,沒有任何可以離開這個空間的線索。而頂層的出口,阿朗早已調查完畢,那裏根本沒有能夠離開這裏的可能。


 
所以,中層月台的這輛列車,可以說是他們現在離開這裏的最後希望,縱使多不願意,他們其實也得再次登上這輛列車的!
 
只是,剛剛的情形實在太詭異了,才導致他們鼓不起勇氣再次登上列車。
而他們會這樣猶豫,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因為在重新遇上活著的人後,他們實在承受不起再次獨自一人的感覺!
 
所以,他們現在只是欠缺一個理由,一個能說服自己的理由!
「你估,頭先會唔會只係幻覺呢?」阿達小聲地說,明顯這理由並不足夠。
 
「應該唔係……我反而喺度諗,會唔會……其實頭先地鐵入面同地鐵出面,喺唔同嘅時空,所以我地先會見唔到對方?」阿朗這樣猜測。
 
「咦?聽落……又好似係喎!係啦!直頭係咁!」阿達附和,現在他們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信心。
 
「你都覺得係呢?話唔定,我地由此至終,只係穿越咗時空!所以嚟咗呢度!我地上返呢架車,話唔定真係可以返去我地嘅世界!」阿朗得到阿達的附和後,信心也增強了不少。
 


「無……無錯!朗哥你係勁呀!話唔定呢架根本係時光機,有人做緊實驗,我地先咁唔好彩入咗嚟呢度!」阿達在阿朗的說話基礎上,再增添了一些似是疑非的看法,使整件事看來更為合理。
 
「係!係咁!肯定係咁!可能佢定Set好咗時間,夠鐘就會傳送架車返去,底層架車因為夠鐘,所以就返咗去先!呢架就未夠時間,所以仲喺度!」阿朗愈說愈有信心,仿佛他們已找到真相似的。
 
「即係話架車隨時會跳返去我地嘅世界?」阿達問。
 
「係咁啦!應該係咁啦!」阿朗回應。
 
兩人為整件事情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理由,而這理由足以令他們現在馬上行動!
於是,他們對望了一眼,口中同時說出「一!二!三!」後,便搭著對方的肩膊,一起踏進了車廂內!
 
就在他們踏進車廂後,列車的車門緩緩關上。
雖然沒有了平時那提示車門關閉的聲音,但列車的確開始運作起來。
 
兩人心情十分激動,他們心裏都認為,這列車將會送他們回到原來的世界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