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線!痴線架!啲答案根本任佢講,點會答得中呀!」阿達看到Daniel雙腿都被火焚燒至又紅又黑的,心情變得激動起來。
 
阿朗的心情其實比阿達更糟,始終阿達和Daniel並不認識,但阿朗和Daniel畢竟曾經一起工作過,所以心情上更加難以接受。
 
再加上畫面上的Daniel,雖然失去了失氣,但那雙眼仿佛在盯著阿朗,像在詢問:「點解你唔救我?點解?」
 
「呀!!!!放咗佢!放咗佢呀!」阿朗在承受了Daniel的眼神後,忍不住不停拍打著車門,希望制止對Daniel的折磨。
 
就在兩人吵鬧之際,綁在Daniel左手上的繩子突然變成一道烈焰襲向Daniel。
本來已經失去生氣的Daniel,感到左方傳來一陣,他馬上轉向左方,臉上流露出驚恐的表情,然後失控的大叫。


 
「唔好呀!唔好再燒啦!夠啦!仆街!屌你……」那火勢像感受到Daniel的不滿,速度突然變快了很多,Daniel還來不及把整句話說出來,火勢已經在他左手慢慢燃燒起來!
 
伴隨著Daniel的慘叫聲,阿朗不禁落下淚來。
只是,不知道他的眼淚,是替Daniel感到難過,還是想到自己可能也會落得同樣的下場才會落下來!
 
這次火焰的維持時間明顯比之前更長,在火勢熄滅之後,Daniel好像已經失去了意識。
 
這也難怪,四肢裏的雙腿和左手幾乎完全燒傷了,即使Daniel在這時死去,也不是甚麼驚訝的事情。
 


然而,Daniel並沒有因為失去了意識而可以輕鬆一點。
只見牆上有三道銀箭激射而出,分別落在他還沒有燒傷的身體上,然後Daniel慘叫了一聲,整個人清醒過來!
 
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上慢慢滲了出來,而臉色本來蒼白的他亦變得異常紅潤,他急速的呼吸著,看起來十分痛苦!
 
「痴線!痴線!痴線架!究竟關我地咩事呀?下一個……下一個會唔會係我地……唔得……唔得!我要走!我要走呀!」阿達瘋狂拍打著車廂,並把車上的緊急開門掣打開,卻仍然沒有任何效用。
 
就在兩人各有所慮期間,玻璃窗上的血字再一次改變起來。
只是,他們都沉浸在自己的思想裏,完全沒有注意到那些字的變化,計時器再一次歸零。
 


無情的火焰把Daniel的右手都撤底催毁了!
四肢殘廢了的Daniel,除了持續發出慘叫聲外,他便只能不斷重覆「殺咗我……俾我死……」這兩句說話。
 
而車廂的阿朗和阿達亦只能眼睜睜地隔著玻璃看著Daniel被折磨。
 
「哈!哈哈哈哈!你地做咩唔答呀?咁樣一啲都唔好玩架!係啦!我知啦!你地梗係隔住塊玻璃無真實感,好啦,咁等你地感受多啲,再認真啲同我玩啦!」那小朋友的聲音再次在車廂裏迴盪著。
 
兩人還沒有理解他的說話,他們四周的景像便變化起來。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Daniel!
那小朋友竟把他們轉移到囚禁著Daniel的空間內。
 
兩人看到Daniel出現在眼前,心中激動起來,阿朗更立即跑到Daniel前面,想把他解救出來!
 
當他來到Daniel前方,只有約三步的距離,他突然感到一道無形的牆阻擋著他,無法再向前邁進。
 


Daniel聽到阿朗的腳步聲,艱難地微微抬頭,雙眼半開半合的看著阿朗。
乾涸的嘴唇微微開合著,一絲絲的鮮血從他的嘴唇滲透出來,但他仍堅持開合他的嘴唇,阿朗從他的嘴形,猜到Daniel想跟他表達些甚麼。
 
他以Daniel想跟他交托甚麼遺言,所以努力地理解著Daniel的無聲話語。
漸漸地,他好像理解到Daniel在表達些甚麼,他回頭一看,果然發現一道半透明的人影正在他背後飄浮著。
 
阿朗猜到Daniel的說話,不禁大叫了起來:
「唔好!唔好呀!你唔好再講啦!唔好呀!」
 
阿朗不斷想把手伸向Daniel,但從他的行動和表情上看來,他並不是想救Daniel,而是想制止Daniel繼續「說話」。
 
「朗哥!朗哥!你冷靜啲!你冷靜啲啦!你救唔到佢架!」阿達雖然不理解阿朗的行為,但這個地方只餘下他兩個正常人,他不可以讓阿朗失去常性。
 
「唔好阻我!唔好阻我呀!佢想殺死我地呀!!!!」阿朗激動地說。
 


只見那半透明的人影慢慢來到Daniel面前,微微地點了點頭,Daniel的嘴唇才停止了開合。
 
「無啦……無啦……點解你要咁做呀Daniel!」阿朗看到這個情景,憤怒地大叫起來。
 
「朗哥,做咩呀?發生咩事呀?」阿達理解不了眼前的狀況。
 
「Daniel……Daniel……」阿朗的心情仍未平伏,那小朋友的聲音又再響起了。
 
「哈哈!依家係咪好有真實感呢?嚟緊仲有兩條問題,你地努力答啦!答唔到嘅話,你地可以欣賞到火燒活人嘅表演啦!當日嘅我!一樣都係咁!你地放心,啱啱呢位朋友已經許咗個願,我都應承咗佢!只要你地答唔到之後嘅問題,下一個火燒活人嘅表演者就會係你地啦!哈哈哈哈!」那小朋友以詭異的笑聲結束了他的說話。
 
聽到這番說話的阿達,則面如死灰一般,難以置信地看著Daniel!
而阿朗則絕望地跪在地上,仿佛已能看見自己變成火球的一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