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房間裏,除了因為火焰使溫度上升外,現場還瀰漫著一片燒肉的氣味,而那氣味由濃烈的香氣,慢慢變成一種燒焦了的氣味,令人感到十分不舒服。
 
那氣味的來源,就是來自眼前的一團火焰,在猛烈的火焰裏,仍能看到一團黑漆漆的物體,沒有錯,那就是Daniel。
 
剛剛阿朗和阿達還沒有從絕望的深淵裏回復過來,最後兩條問題便無聲無息的錯過了。
 
然後Daniel便在他們眼前徹底燃燒起來,但這一刻兩人均沒有一開始那種傷痛的感覺,不知道是還沉浸在絕望之中,還是說因為Daniel的願望而變得連同情和傷痛的感覺都失去了。
 
不知道火焰持續了多少時間,只知道在火焰消散之後,在他們面前便只餘下一具如黑炭般的屍體,發出一種焦臭味!
 


「你地咁樣唔得架喎!完全唔參與呢個問答遊戲,咁邊好玩架!話晒你地三個都係我醒返之後第一組邀請嘅人嚟架嘛!嘻嘻!」那小朋友再次顯現在他們的眼前,只是這次不再是半透明的身影,而是變得比較實在,更能看得見他的外貌輪廓,眉宇間還帶著一點稚氣。
 
兩人對於能夠看得他,也不禁嚇了一跳!
 
「你……點解……」阿達不禁發出疑問的聲音。
 
「嘻嘻,點解睇到我?因為我唔再係啱啱瞓醒嘅狀態囉!」那小朋友用帶點稚氣的聲音說著,但這卻不減令人恐懼的感覺。
 
「瞓醒……」阿達更加不明白,阿朗亦露出不解的表情。
 


「係喎,你地唔知咩事喎。自從我被班衰人燒死咗,之後俾大佬全封印住,我就一路無辨法離開上環站!好彩,上天俾我一個機會,我先有辨法可以出返嚟!可惡嘅大佬全!」在提到大佬全的時候,他的語調再次變得尖銳起來,能感到他的仇狠並沒有因為年月已消退。
 
然後,伴隨著他憤怒的語調,在阿朗和阿達面前,憑空出現了一個畫面,畫面裏顯示著一大群工人正在某個地鐵站裏施工。
 
只要仔細觀看,便不難發現施工的位置就在上環的中層月台。
 
「又搞咩呀?」阿達不安地問。
 
畫面裏的工人不斷工作著,好像在建設著甚麼似的。
 


「喂,阿頭!呢道有張黃色嘅紙貼咗喺度喎,點搞呀?」畫面裏的工人突然對著一個像是管工的人說話。
 
「撕走佢啦,仲問乜鬼嘢呀!」那管工略帶不滿地說。
 
「唔係呀阿頭,你無聽人講過咩,上環站呢度……好邪架!呢張唔知會唔會係啲咩符嚟。」那工人語帶不安地說。
 
「邪邪邪,邪你個死人頭!無得開工就真係邪啦!快手啲啦,仲要趕工架!」那管工罵了那工人兩句,便徑自離開了。
 
「唉……無計啦,阿頭叫到……有怪莫怪呀,我都係嚟做嘢啫。」說罷,那工人把那老舊的黃色紙張撕了下來。
 
就在中層月台被完全封閉後,原本貼著黃符的地方,一道模糊的白煙慢慢地從牆內飄了出來。
 
然後,那道白煙慢慢的變得實在,慢慢的變得更加像一個人的身影。
經過了一段頗長的時間,那道身影慢慢變成半透明,更能清晰地看到他的外形。
 


兩人總算知道,為甚麼一直相安無事的上環站,會突然發生了這次的「尾班」列車事件!
 
本以為那些畫面會就此告一段落,但鏡頭一轉,畫面內的景色又起了變化。
而這次的變化,令他們兩人再次緊張起來。
 
只因畫面上再不是放在上環地鐵站內,亦不是放映著那些地盤工人,而是播放著柴灣區不同的地方!
 
「點……點解……」兩人都露出了不安的神情。
 
然後,只見畫面由不斷變化,慢慢集中播放著一條屋邨。
觀看著這個畫面的兩人不禁神色一變,阿達看到某個人出現在畫面時,更忍不住叫喊:「阿爸!」
 
阿達的親人出現了,當然亦免不了阿朗的親人!
 
兩人已經猜到接下來大概會發生甚麼事情了。


 
果不期然,那小朋友再度開口:「睇完片係咪知道多咗我嘅嘢呢?嘻嘻!不過呢,其實我都知道你地嘅嘢架!由於你地之前唔肯配合我,依家我決定俾個機會你地去答多次條問題!如果答到,我可以放你地走!」
 
兩人聽到這裏,雙眼總算流露出一絲的希望。
 
「但係,如果答唔中嘅話,咁頭先最尾出現嘅人,就會係我下一次嘅目標!到時我會將你地變成火球嘅畫面俾佢地睇,一定會好精彩!哈,哈哈哈哈!」尖銳的笑聲再次響起,刺痛著兩人的耳膜。
 
只是,相比起身體上的痛楚,他們還是更加擔心給他們的警告!
如果回答不出問題,那麼,下一次的受害者將會是他們的父母!
 
「唔可以!只有呢樣嘢一定唔可以發生!」兩人都在心裏暗暗下了決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