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點解你兩個突然之間咁認真嘅?」那小朋友用近乎恥笑的語氣詢問。
 
阿朗和阿達只能用憤怒的目光看著他,卻無法做出些甚麼來。
 
「你地唔好咁望我啦,當日我都係咁樣望住大佬全,但最尾俾佢封印咗!你地再咁望,我會好想即刻殺晒你地!」小朋友的聲線由恥笑變得十分激動,而且語帶威脅,嚇得兩人不自覺的發抖。
 
「嘻嘻!咁咪乖囉!呢個樣先襯你地架嘛!當日超哥佢地嗰個絕望嘅樣......就好似你地依家咁。哈!哈哈哈哈!」那小朋友前一秒才帶著憤怒,現在卻又變得十分高興。
 
這種捉摸不定的態度,使兩人心中產生了一個疑問,就是即使他們能夠答中問題,到底是否真的能夠獲救!
 


「你……你究竟……」阿朗忍不住想發問,那小朋友又對他怒道。
 
「你咩呀你!我有名架!我雖然係乞衣,我都有名架!係咪你都好似大佬全班人咁,以為我係乞衣,無人無物就睇我唔起呀!答我呀!」那小朋友突然抓著阿朗,把他扔向牆上,阿朗痛得從口內吐出了血絲。
 
「咳咳!咳咳!我……我都唔知你咩名……咳咳!」勉強站起來的阿朗,痛苦地說。
 
「唔知唔知!唔知你唔識問嘅!又係一句唔知,你同大佬全話唔知我未死有咩分別呀!」那小朋友怒吼了一聲,突然快速地衝向阿朗眼前,阿朗嚇得咬緊牙關和緊閉雙眼,準備承受另一次的攻擊。
 
然而,他並沒有感到自己受到任何傷害,他只是聽到那小朋友發出了數下冷笑。
 


「嘻嘻!做咩咁驚啫?你啱,我應該介紹下自己嘅!雖然我無老豆老母,又係一個乞衣,但我都有名架,我叫阿有,富有個有,我好希望自己可以有好多嘢,所以就叫呢個名啦,係咪好有意思呢?」阿有對著阿朗,露出詭異的笑容,實在猜不透他下一步會有甚麼行動。
 
「阿……阿有,幾好呀個名……」阿朗戰戰兢兢的說,他實在不希望說的話刺激到阿有。
 
「哈哈!係咩,真係咁好咩個名?哈哈哈哈!我覺得好蠢架個名!你竟然覺得好?哈哈哈哈!」阿有開懷地笑,但笑聲卻令二人都感到恐懼。
 
若世上最可怕的是痴線的人,那痴線的鬼,相信比痴線的人更加可怕!
 
「你!頭先想問乜嘢?我即管聽你講!」阿有停止了笑聲,認真地問。
 


「我……我淨係想知,我……我地答中你條問題……你係咪真係會放我地走?」阿朗大著膽子的問。
 
「你咁問咩意思呀?你當我咩人呀?我講嘢會唔算數咩?我話你地知,我講得出就一定算數!一定算數呀!」在說這世話時,阿有近距離地看著阿朗,那雙冒著血絲的眼睛,實在十分嚇人。
 
「咁……咁你……你問啦!」阿朗不敢再說些甚麼,只好把話題帶回原來的主題上。
 
「哼!你要我問我偏唔問!你兩個一啲都唔好玩!呀!我諗到啦,我放咗你地,之後再捉條片嘅人入嚟玩咪得囉!你地放心,之後我會俾你地睇返佢地條片,咁樣一定好精彩!哈哈!哈哈哈哈!」阿有真的像個小朋友般,想到一個新點子後,便立即高興地大笑,但內容卻是如此的凶殘!
 
「唔得!」阿朗和阿達聽到後,同時大叫出來,他們絕對要阻止這事情。
 
「唔得?你地覺得,你地有話事權咩?」阿有邊說邊冷眼看了看兩人,那冷漠的眼神使人心生寒意。
 
「你......你話你……講嘅嘢……會……會算數架嘛!」阿達鼓起勇氣地說,卻換來阿有凌厲的眼神。
 
「係……係囉!你……你話你一定算數架!」阿朗也鼓起勇氣附和。


 
只見阿有一輪沉默後,便冷冷地說:
「哼!好!我講嘢一定會算數!不過……」
 
阿有襯著兩人沒有留意,飛快的把兩人的右手拇指用力地扯了下來,大量的鮮血
伴隨著兩人的慘叫聲瘋湧而出!
 
「呢兩隻手指,就係你地令到我唔滿意嘅代價!」阿有把剛剛扯下來的手指,放進他的嘴裏,然後在他口腔內發出一種非常獨特,牙齒和骨頭互相碰撞時發出的聲音。
 
兩人看著眼前的阿有,知道現在只有服從的這個選項。
 
「睇嚟你地應該唔會再令我唔滿意!好!依家我就俾你地最後一條問題!」阿有話音剛落,空氣中又出現了一段血色的文字。
 
「最後一問:你地到底識唔識大佬全?」
 


看著這所謂的最後一問,兩人心裏都暗叫不妙,心裏同時想到:
「呢條問題……根本點答都死……」
 
「你地兩個慢慢諗,呢條問題唔會有限時,你地亦都可以問我問題!不過,小心啲,如果令我唔滿意,你地知有咩後果架啦!仲有,如果太耐都答唔到,一樣會令我唔滿意架!哈哈哈哈!」阿有冷酷地笑了出來,兩人心裏僅有的希望,已經全部消失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