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呀!快啲答呀!你再唔答,下場會比佢更慘!」阿有看著阿朗,神情變得更加瘋狂。
 
阿朗心中仍在思考著,到底阿達是因為回答了「認識」而導致現在的下場,還是中間露出了甚麼破綻,被阿達悉破了才會失去雙手。
 
他實在猜不透阿有希望他如何回答,而且時間上亦不容他多想,阿朗只好在阿有發難前作出選擇。
 
「唔……唔識!我唔識佢!」阿朗說出答案後,阿有的神情明顯出現了變化。
 
「唔識?你話你唔識?」阿有用冰冷的眼神看著阿朗。
 


「係……我唔識!我從來無見過咩大佬全!同埋就算見過,隔咗成幾十年,佢個樣都唔同咗啦,我又點會認得佢!」
 
「唔識……唔識……既然係咁,留你喺度都無任何價值啦!」阿有一步一步逼近阿朗。
 
「你……你究竟想點呀?阿達話識佢,你就斬斷咗佢對手!我話唔識佢,你就話我留喺度無任何價值!你根本由始至終都無諗住放過我地!」阿朗邊後退邊大喊。
 
「你無諗住放過我地就一早殺咗我地啦,都唔知你留我哋喺個車站咁耐做乜!咁樣好好玩咩?」阿朗續說,阿有則沒有理會他,繼續慢慢逼近他。
 
「你話佢地唔應該殺你,計我話你根本就係抵撚死!你唔諗住偷嘢又點會遇到大佬全班人,遇唔到大佬全班人你根本就唔會死!仲話咩佢地睇唔起你,根本係你自己戇鳩,先會搞到咁!依家又搞埋我地呢啲無辜嘅人,你根本仲衰過大佬全,你根本就係一條仆街!」阿朗的精神壓力已經到達頂點,他已不能再正常地思考,甚麼是正確,甚麼是錯誤,他已沒有能力分辨了,現在的他基本上是憑著本能來行動。
 


而當阿有聽到阿朗這番說話,竟真的停了下來,只是緊緊的盯著阿朗,難道阿朗的說話竟是阿有心中的正確答案?
 
「無辜?你真係覺得自己無辜?」阿有冷冷地問。
 
「痴線,你死嗰陣我都未出世,邊有可能關我事!」阿朗怒道。
 
「你同呢兩個人,根本同大佬全一樣,做錯咗嘢唔肯認!仲要若無其事咁生活落去,有無諗過你地自己做過嘅嘢,會摧毁咗其他人!」阿有冷冷地說,似在暗示三人背後有某種共通點。
 
「痴線!我問心無愧!我無做過任何衰嘢,我無!」阿朗怒哮。
 


「哈哈哈哈!問心無愧?你話你問心無愧?六年前你做過啲咩,你自己心知肚明!」阿有的眼神,緊盯著阿朗不放。
 
「痴線!我會做過……」阿朗本想繼續反駁,但腦袋卻被「六年前」這三個字刺激到,大量被封印的回憶開始湧現出來。
 
「唔好以為咁樣就可以忘記一切!」阿有說。
 
「呀!!!!唔係,我……我無心,阿豪、阿仁……唔係,無可能!呢啲記憶,唔係!唔會架!!!!」阿朗按著自己的頭,痛苦地慘叫著。
 
「哼!三個人入面你都算最賤格!到呢一刻都仲係唔想承認!呢啲記憶真定假,你自己最清楚!」阿有不屑地說。
 
「唔會!無可能!我啱啱先同阿豪send完message!點會……你呃我!你呃我!」阿朗不斷搖頭,不想承認腦海裏的記憶。
 
「我呃你?定你自己呃緊自己?你、Daniel同阿達,根本同大佬全一樣!一樣都係賤人!」
 
「無可能!走,走呀!」阿朗把頭用力撞在地上,想藉此驅散腦內的影像。


 
「發生咗嘅嘢,你以為真係咁容易可以掉低咩?Daniel搞大咗人地個肚,逼個女人墮咗幾次胎,最後嗰次手術感染咗病毒而死,Daniel知佢出事之後一次都無見過佢!」阿有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已經變成黑炭的Daniel。
 
「阿達你都唔好得去邊,你應該知道你呃咗好多人錢啦!其中有個四十幾歲嘅男人,智力有問題,你呃晒佢啲錢之後,佢成家人都多得你唔少啦,佢老豆老母七八十歲,邊受到呢啲刺激,佢地最後開煤氣爐自殺死呀!」阿有走近失去了意識的阿達身旁。
 
「至於你……阿仁同阿豪……」阿有的說話被阿朗打斷了。
 
「唔好講!唔好講呀!一定係假!一定係假架!我唔信,我唔會信你!」阿朗額前流出大量鮮血,但疼痛並沒有辨法幫助他驅走那些「虛假」的影像。
 
「哼!你地幾個真係人渣,Daniel同你一樣都係死都唔肯認錯!所以我先話,留你喺度都無價值!」阿有慢慢走近阿朗,大概是準備動手了。
 
「你唔好過嚟!唔好呀!你......你要搵大佬全啫,我幫你搵!我幫你搵,我一定搵到佢!」阿朗顫抖地說。
 
「你放心,我唔會放過大佬全!大佬全係抵死,但你地都一樣抵死!」阿有邊說邊逼近阿朗。
 


「一係咁啦,我幫你搵大佬全之外,我仲幫你搵其他賤人出嚟,你放過我啦......」
 
「唔需要,你依然唔明白,你自己都係賤人,有咩資格話幫我!」阿有來到阿朗面前,鄙視地看著他。
 
「唔係,我當日真係無心,我唔想......我唔想架......原諒我......原諒我啦!嗚嗚......」阿朗哭了出來,不知道是為了即將到來的死亡而哭泣,還是內心真的感到後悔了。
 
「原諒?你死咗之後,自己親口同佢地講啦!」阿有的右手變化成一團火炎。
 
「對唔住......對唔住......阿豪......阿仁......我錯啦,對唔住......」阿朗閉上了眼睛,內心充滿了懊悔。
 
他感到面前的溫度逐漸升高,雖然看不到,但他知道,阿有準備下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