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在感到眼前的高溫慢慢褪去後,他緩慢的張開雙眼,想弄清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睜開雙眼後,只見阿有剛剛那種瘋狂的殺意消失了。
 
現在的阿有,沒有了剛剛那種令人感到害怕的壓力,他那帶著悲傷的眼神,反而令人有點感觸。
 
「點解……點解你要道歉?」阿有盯著阿朗。
 
「我……我都唔知……我只係覺得,呢句對唔住,係我欠佢地嘅。」阿朗低下頭來。
 


「你欠佢地嘅?咁……我呢……大佬全以外嘅人,都俾我殺晒,佢地死嗰一刻,都只係口講對唔住,但心入面,根本完全唔覺得有歉意……」阿有不忿地說。
 
「其實……要承認自己做錯,真係好難……我都係因為接近死亡邊緣,先會諗返起佢地。我……我雖然唔知佢地聽唔聽到,但係……我唔想帶住遺憾咁離開呢世界……」
 
「唔想帶住遺憾……我都唔想有遺憾……但係,我已經死咗,而且係含恨而死!點解,點解得我要承受呢種痛苦?」阿有說到這裡,本已消失不見的壓力再次湧現,只是這次帶給阿朗的,不是恐懼,而是哀傷。
 
「我明白你嘅痛苦,我自己都曾經痛苦過,甚麼原來我產生咗另一個人格自己都唔知,過往選擇逃避嘅我,只係不斷咁增加我嘅痛苦……不過,就係啱啱,當我記返起自己做過嘅嘢,誠心承認自己嘅錯誤,我感覺到一種好耐無感受過嘅輕鬆同舒服。」
 
「你道咗歉,覺得後悔,就可以放低件事。咁我呢?我……我又點先可以唔再痛苦呀?」
 


「如果……大佬全同你道歉呢?隔咗咁多年,我諗佢應該有所改變架。」
 
「無可能……」阿有搖了搖頭。
 
「你唔試下又點知呢?」阿朗勸道。
 
「無可能……因為……大佬全已經死咗!」阿有的表情變得更加灰暗。
 
「死咗?」阿朗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無錯,其實我嘅封印被人解開嗰一刻,我已經感應到大佬全死咗!之後我亦都用我嘅方法打聽過,原來喺我解開封印嘅一年前,佢已經因為癌症死咗……」
 
阿朗一臉錯愕,因他原以為阿有的出現,純粹是因為想找大佬全報仇。
但大佬全已經不在人世,那阿有為甚麼還要抓人進來呢?
 
阿有接下來的說話,已隱隱解釋了阿朗的疑問。
 
「我知道佢死咗之後,我唔止無開心過,反而更加嬲!點解個天連報仇嘅機會都唔俾我?我愈諗就愈嬲,愈諗就愈覺得所有似大佬全嘅人都係賤人,都係應該死!所以我先會捉你地入嚟!但我見到你真心後悔......我就喺度諗……我做嘅嘢……真係有意思咩?」阿有開始迷網。
 
「其實,每個人都總會犯錯。知錯能改嘅人雖然唔多,但我相信,佢地只係未明白自己嘅錯,又或者未有勇氣去承認自己嘅錯。如果俾多啲時間佢地,佢地一定會真心咁為自己做過嘅錯事而後悔。」
 
「後悔……你可能講得啱……但係,我連聽佢地後悔嘅機會都無……你話我知,我點先會無咁痛苦……」阿有眼裡流露出複雜的眼神,既悲傷,也懊悔,但佔據他大部份的情感,仍是以憤怒為主。
 
「阿有……咁你殺人嗰陣,有咩感覺,開唔開心?」
 


只見阿有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應該只有半秒不到,阿朗並沒有察覺到阿有的變化。
 
「我……唔開心……」阿有搖了搖頭。
 
「咪係囉,既然咁做會令你唔開心,咁就唔好再做啦。其實做錯事,肇事者道歉當然重要啦。但受害者學識放下,都係十分重要!只有原諒對方,先可以令自己真正咁得到解脫,如果唔係,只會成世俾仇恨束縛。」阿朗用心地對阿有說,希望阿有真的能有所轉變。
 
「要我原諒佢地?」阿有想到這裏,眼內又燃點起怒火了。
 
「無錯,原諒,既可以令肇事者釋懷,其實受害者亦一樣可以得到解脫架。你原諒佢地啦。」阿朗緊盯著阿有。
 
「我……我明白啦……」阿有閉上了雙眼。
 
看來,阿有已經有所決定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