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真係明白?你……你原諒大佬全佢地?」阿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有點了點頭。
 
「太好啦,你可以放低你嘅仇恨啦,應該可以安心投胎啦!咁,我同阿達……係咪可以離開呢度啦?」阿朗還是感到難以置信,禁不住再三確認。
 
「你哋……可以離開呢度,不過,佢對手就……」阿有背著阿朗指向阿達,臉上流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佢對手……係咪駁唔返?」阿朗看著斷了雙腕,臉色發白的阿達,不禁替他擔心起來,如果他沒有了雙腕,即使回到現實世界,真的還有生存下去的動力嗎?
 


「唔係,只係我依家嘅力量唔夠駁返佢對手又送埋你哋出去啫......」阿有苦惱地說。
 
「吓?咁......會唔會有其他方法呀?」阿朗當然希望能回去,但也不希望阿達雙手就此毁掉。
 
「其實仲有方法嘅,不過要你幫手。」
 
「我?」阿朗疑惑地看著阿有。
 
「係,其實我諗你已經知道咗,因為阿仁同阿豪嘅事,你產生咗另一個人格出嚟。」
 


「係......呢層我知。」
 
「其實你另一個人格仲潛伏喺你入面,如果你可以應承我,將你多餘嘅人格俾我嘅話,我就可以有足夠力量去幫佢駁返對手,同埋可以送晒你地出去。」阿有解釋時,臉上充滿笑意,可是笑意背後總好像隱暪了甚麼似的。
 
「吓?將我嘅人格畀你?咁我......」阿朗感到有點不安。
 
「放心,拎走咗你多餘嘅人格,只會令你忘記咗另一個人格創造出嚟記憶,唔會對你有其他影響。」阿有主動解釋,以減少阿朗的不安。
 
「咁樣......」。
 


「你頭先都同我講過,最緊要係學識放低。既然你已經悔改,放低呢件事,另一個人格對你嚟講,根本唔重要。」
 
那段虛假的記憶,對阿朗來說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無錯,你講得啱,既然多餘嘅人格對我已經係無必要,好啦,咁我就將多餘嘅人格畀你啦。」
 
「係你話架!」阿有小聲地說,露出了一個令阿朗看不透的笑容。
 
阿朗還未意會到甚麼事時,阿有的右手已經穿透阿朗的身體。
 
一瞬間,阿朗以為阿有欺騙了他,眼神流露出一絲憤慨。
憤怒的情緒還沒有完全掩蓋他的大腦前,阿有的右手已經從他身體內抽出。
 
「搞掂啦。」只見阿有手上拿著一團發光的物體,一下子吞進肚內。
 


而阿朗看著自己的身體,發現並沒有任何損傷,只係意識上好像少了點甚麼而已。
 
「咁......咁就得架啦?但係我......」阿朗疑惑地看著阿有,因為他仍然能記起他所創造的人格遺留下來的記憶。
 
「放心啦,因為我只係啱啱拎走你嘅人格,你嘅記憶仲會有一小段時間殘留喺身體度,不過當我送你出去之後,你應該好快會忘記咗嗰段記憶架啦。」
 
阿有邊對阿朗說,邊走到阿達身旁。
只見他拿起阿達的雙手,在他手腕上做了些動作,那原本被完整切割下來的雙腕,竟像從沒有出過甚麼意外一樣,完整無缺的再現出來。
 
「真......真係有返對手呀!」阿朗驚訝地說。
 
「我話咗會幫佢駁返就一定會做到嘅,佢過多陣就會醒返架啦。」
 
「太好啦,真係太好啦!咁你送我哋出返去啦。」阿朗興奮地說,但阿有卻低頭不語,難道他想反悔。
 


「阿有,阿有!你......會放我哋出去架啊?」阿朗緊張地看著阿有。
 
只見阿有緩緩抬起頭,雙眼冷冷的看著他,看得阿朗內心有點發毛。
 
突然,阿有又笑了起來。
「哈哈,唔使咁緊張喎,我梗係會送你地出去啦。只係,我想你同阿達出到去幫我一個忙啫。」
 
「幫忙?」
 
「無錯,陣間我會送你地上地鐵,架車會帶返你地去返上環站。你都知我係喺嗰度被大佬全佢地殺死架啦。雖然封印我嘅符已經消失咗,但我條屍嘅屍骨仲喺入面,我想你同阿達幫我手起返啲骨出嚟,咁我就可以安心咁離開呢個世界啦。」
 
「原來係咁,呢層梗係無問題啦,我應承你。」
 
「咁就好啦,陣間你地出返去,原地會見到有條裂痕,你地只要打碎佢,就會見到我嘅屍骨架啦。你地唔駛擔心會走唔到,因為中層月台雖然被人封咗,但我已經幫你地開咗路,你地去到就會明架啦。」
 


「好,我......我明......」阿朗還來不及回答,突然間一陣暈眩,便有昏死過去。
 
他隱約記得在昏倒前,聽到阿有這樣說。
「放心啦,你會暈係因為你身體長時間習慣咗有兩個人格,依家突然消失咗一個人格,身體需要啲時間恢復。當你再醒返嘅時候,你就會無事。到時你淨返嘅人格會主導你嘅行動架啦。希望,你可以俾我睇到最精彩嘅結尾啦!哈哈!」
 
昏倒的阿朗和阿達,就這樣乘坐著地鐵,回到被封閉的中層月台了。
已有 0 人追稿